直搗綠色地獄 一次看懂如何攻略Nordschleife賽道!

Nurburgring是全世界公認最困難的賽道,又尤其所謂的Nordschleife(德語意旨北邊)北側賽道,一圈總長共20.382公里,多數人會用北賽道稱之,不過我們認為,北賽道更接近測試道用途,因為這個環境完全不像為了賽車而生,尤其沿著森林建構而成的路線,也難怪傳奇賽車手Jackie Stewart當年參賽時給予了”Green Hell”綠色地獄的稱謂。
 
如果各位到了此地朝聖,除了看比賽感受當地文化的洗禮之外,另一種肯定就是下場駕駛體驗。
 

相信各位讀者朋友,對於Nurburgring Nordschleife北賽道(以下簡稱北賽道)的印象幾乎來自於遊戲片,因為跟一般賽車道不同,對多數人來說是最困難的關卡,更是永遠不可能記得住的賽道路線,只剩喜歡駕駛的愛車人一股熱情地投入其中,不過熟悉路線前,肯定都是從遊戲中”撞”出來的。真實世界中當然不允許這樣,除了人身安全問題,車輛及賽道受損的花費會非常驚人,場地除了會要求損壞區域賠償,如果因為太嚴重造成營業損失也會一併求償,想要下場前確實需要冷靜一下,畢竟不像遊戲機只要重新來過即可。

北賽道是另一個世界,進入賽道前第一件事情不是先了解怎麼開,而是要先了解怎麼”讓”車,就算是職業賽車手也一樣,賽道開放期間,因每個人駕駛的車輛性能不同,駕駛者除了與車輛搏鬥外,要先注意後方來車的動態,當後方車輛明顯比較快時,只需要打方向燈同時減速(賽道規定僅能從左側超越),後方車輛自然就會找空間超越,切勿為了要”讓”後方來車,進行靠左或靠右的變換車道,許多時候就是因為不知道在地文化而發生意外。

Nurburgring這時可分為南與北賽道,南邊的Nurburgring GP是標準場地賽賽道,並非像北側賽道般會於平日開放,北側賽道的入口反而是從大直線的區域進入。

如果是一位要在北賽道參賽的車手,具有規模的車隊會先安排車手到這裡上幾堂課,第一堂課就是要車手記住每個區域的名稱,當地車迷與車手也都是以區域名稱溝通,畢竟一圈近21公里,肯定無法用幾號彎標示,這次我們就為各位仔細地介紹北賽道的各彎特色,同時也為各位分享筆者與多位車手的訪談經驗,每個人喜歡的賽段都不一樣。
 

 
Nurburgring Nordschleife地圖

建造:1925-1927
啟用:1927年6月18
花費:約1500萬馬克(經通膨計算後,約等於現在的9.56億美金)
彎數:73個彎(33個左彎、40個右彎)
最高點:Hohe Acht(海拔616.8公尺)
最低點:Breidscheid(海拔320公尺)
賽道總長:20.832公里
最速單圈紀錄:6:11.13秒 Stefan Bellof 1983 (Porsche 956 C),在35年後(2018)被Porsche 919 Hybrid Evo創下的5分19.55秒打破。
 

Porsche 919 Hybrid EVO最速單圈車內影像

 
Nurburgring Nordschleife海拔圖

 
Nurburgring Nordschleife北賽道全攻略

#0公里 – 0.6公里Antoniusbuche

賽道入口起點/終點計算點位於測試道內側進入,位置大約在Dottinger旅館/加油站附近,平時並不會開放單圈測時,從這起跑後會回到這裡,場地會藉由錐筒擺設,在這裡重新排隊起跑。通過Bilstien(通常與單一品牌固定簽約廣告位置)行人天橋後,會進入高速左彎即稱為Antoniusbuche,如果正式比賽時,廠車在這個區域會用極速通過,是全賽道最快的一個彎,並接續進入下坡。
 

#1公里 – Tiergarten

緊接著一小段上坡後來到Tiergarten區域,根據義大利知名車手Gabriele Tarquini表示:「這裡是他最喜歡的區域,當車輛在Dottinger Hohe直線最高速行駛時,到這個小左彎後立刻要重踩煞車減速,並盡可能保持一定的速度通過右彎,這裡的行駛路線與煞車時機特別重要,非常考驗車手技巧。」
 

Nurburgring定要認識這輛吉祥物Opel Manta,1998年參賽至今依然用同一輛賽車參加,單一車輛完成最多圈的紀持仍然持續累積中,早已突破1000圈里程碑。
Nurburgring定要認識這輛吉祥物Opel Manta,1998年參賽至今依然用同一輛賽車參24小時耐久賽,單一車輛完成最多圈的紀持仍然持續累積中,早已突破1000圈里程碑。

#1公里 – Hohenrain

通過右彎後直接保持著高速帶著煞車進入Hohenrain減速彎,通常這個減速彎組合,靠左的小彎車輪會跨出地上白線區域,非常貼近賽道圍欄拉長直線煞車距離並進入較急的右彎同持維持在右側,緊接著進入左彎可以繼續加速,在這要盡可能用盡路面空間,讓引擎轉速能有效提升,才能在這小段區域有效加速,而這裡就是電玩遊戲的起點位置,進右彎前減速通過後,左側有較充裕的緩衝空間,加速同時也要保持油門與方向盤的相對關係,地上會經過條白色計時線,車廠在進行北賽道測時,便是以此為計時起/終點,計時開始的加速顯得特別重要,緊跟著下坡路段立刻要減速進入左彎,由於加速時間不長,下坡減速同時必須帶著速度進彎,通過Apex點的加速,必須讓車身動態能夠拋向右側的紅白相間路緣石,輪胎可以藉由路緣石的高速,適當的控制行駛路線。

#2~3公里 – Hatzenbach

進入Hatzenbach 區段是由連續下坡高速彎組成,除了持續加速,也要保持最佳的行進路線,如能善用車輛的空力套件效應,這裡將可以很順暢高速通過,期間有兩段減速彎非常有技術性,一定要保持進彎慢出彎快的概念,才能穩住最佳路線,如果操之過急車速過快,很可能就拋離行車路線,而旁邊只有一點路肩,緩衝區不足很可能才開始沒多久就發生事故。

#3公里- Hocheichen

進入Hocheichen區域時的出彎加速非常重要,因為將會直接影響接下來的直線加速。

#3~4公里- Quiddelbacher-Hohe

Quiddelbacher-Hohe區段是一個小丘地形(橋),下方有B257公路通過,此段為全力加速,通常建議保持在賽道左側,進入Flugplatz區段。

#4公里- Flugplatz

Flugplatz是飛機跑道的意思,如果是方程式車型,這裡會因為車速夠快而短暫離開路面,這樣的跳躍動作,也讓這個區段猶如飛機起降的意念,駕駛者需藉由一點點的煞車,在離地前稍微改變一下車輛重心,如果避震器組合設定得當,才能以穩定的動態進入連續高速右彎。Manthey Racing車隊創辦人Olaf Manthey表示:「Flugplatz是他最喜歡的區段,駕駛Porsche 911 GT3賽車大概會以時速170公里通過連續右彎,這裡方向盤的控制要相當細膩,搭配油門深淺的掌控,如果能夠在這個連續彎劃出一個完美弧線,實在令人相當過癮。」剛開始投入Nurburgring 24小時耐久賽的香港車手李英健也特別鍾愛這個區域。

#5公里- Schwedenkreuz

Schwedenkreuz區段是個極高速路段,在4~5公里這段會因高低起伏關係,駕駛會有短暫幾秒會看不見路面,緊接著下坡後稍偏左的高速爬坡,約莫五公里處有個起伏點,會因為車速過快稍微離地,如果這時候方向盤或是油門控制不當,很容易就發生高速失控意外,初學者建議在起伏點前煞車減速,一級的職業車手則能在落地後再進行減速,又尤其千萬要保持在右側車道才能切入這個高速左彎,如果在左側,最容易因減速不及衝出賽道,而這段緩衝區為一般草地,很容易就因此失控。三屆Nurburgring 24耐久賽冠軍車手Hans-Joachim Stuck表示:「Schwedenkreuz後段是個高速左彎,緊接著進入Aremberg會需要重踩煞車及退擋,(竟然開起玩笑)如果這時候旁邊載著女士應該會很開心而且對你充滿著崇拜。(笑)」

#5~6公里- Aremberg

全力重踩煞車並退至三擋進入Arembeg彎,這裡是山丘地形邊緣,出彎後加速會開始急降地形,而Arembeg彎的Apex點相當晚,只要能夠掌控加速點,之後的Fuchsrohre與Adenauer Forst就可能產生超越機會。2016年Nurburgring 24小時耐久賽因氣候變化突然間下起暴雨,許多賽車就是在此彎發生失控。

#6公里- Fuchsrohre

這裡就像雲霄飛車般的直接往下坡衝刺。過去建設賽道時因為有隻紅狐狸跑入管線因此暫時停工,建築工人因此為這區域命名。Aston Martin測試總監Chris Goodwin與中國車手程叢夫最喜歡北賽道這段的下坡衝刺,尤其左右兩邊的大樹會遮住陽光,衝入一左一右的小彎,如果能掌握這條直線不被路緣石影響,衝入森林的感覺很棒。

密密麻麻的白點不是住宅區,而是為了到現場”聽”賽車的露營區,賽場上誰輸誰贏不是這麼重要,喝不完的啤酒與美食才是度過周末最重要的元素。

#7公里- Adenauer Forst

進入Adenau森林區前,路線需要非常仔細保持在右線,進入上坡後的左彎則影響了接下來的連續彎路線。Porsche原廠簽約車手Patrick Pilet表示:「這是一個高速左彎,需要稍微開上一些邊坡繼續保持路線於左側,後面的彎會因為進彎的角度而影響速度,需要一些技巧,不是這麼容易掌控。」

#7~8公里- Metzgesfeld

進入這區也是相當高速區段,中段的左彎也需要注意路線位置,因為緊接著是一連串中高速彎,考驗著車手隨機應變的能力,直闖Kallenhard彎。

#8公里- Kallenhard

據說因為木種的不同,這區因此而命名Kallenhard。通過這個較急的右彎後,就會開始另一段瘋狂下坡,這裡有時能創造超越的機會。

#8~9公里- Wehrseifen-Breidscheid

在衝下北賽道最低點時,這裡幾乎可以全油門前進,路線顯得特別重要,雖然不容易超越,進到隔音牆的部分就到了Wehrseifen彎,在這之前有著連續三個高速右彎,考驗著駕駛者對於煞車控制的細膩度,如果是手排車就可以善用跟趾動作退檔,通過彎心點後繼續加速,通過Breidscheid彎進入北賽道最低點。

#9公里- Ex-Muhle

進入到Ex-Muhle區域會開始上坡,因為坡度轉換再加上帶點彎度,駕駛者為了要加速多會降一個檔位拉高引擎轉速,卻很容易就產生過度的動力造成輪胎空轉,而這時候又是一段全油門加速區域。這裡是最早的起始與終點線,也是Niki Lauda發生嚴重意外事故,造成顏面燒傷的事故點

#11公里- Bergwerk

這裡曾經是鉛與銀礦廠,大約剛通過北賽段的一半路程。Bergwerk彎很深路面又帶點角度,如果太急著加速,很容易就衝出跑道,速度必須控制得宜,才能在接續的兩個長左彎,保持穩定的速度與路線,才能在Kesselchen保持速度。

什麼車都可以下去Nurburgring繞個幾圈,甚至只要符合賽車安全規範,泰國生產的Altis也可以直接下場參賽。
什麼車都可以下去Nurburgring繞個幾圈,只要經過符合賽車安全規範改裝,甚至是泰國生產的Toyota Altis也可以直接下場參賽。

#12公里- Kesselchen

如果車手在Bergwerk彎處理得當,Kesselchen這段直線加速就可能創超出超越點,畢竟是約2公里的全油門加速區域。

#13公里- Klostertal

全速加速的同時除了保持外內外的原則,進入Klostertal前的左彎會明顯看不見路線,這裡一定要適時的減速,不過後面又是一段直線加速,減速的程度就要看車手的經驗與車種。

#13公里- Steilstrecke

持續加速直到眼前出現了紅白相間的護欄,左邊的紅白邊坡有個彎頂點,過了這個頂點就要進行減速進入Steilstrecke彎,看起來沒有這麼困難,不過從高速減速的動作,永遠沒有想的這麼簡單。

#13~14公里- Carraciola-Karussell

再經過一小段加速後,就要進入北賽道的一段著名的水泥邊坡彎,這裡是從1932年即鋪設至今,是北賽道著名的特色彎道之一,最佳行駛路線一定要”掉入”這段與柏油不同材質的路面,因為設計的有角度,雖然有點長,只要保持固定的速度,即可順利通過,由於多了一個向下的G值,相對考驗著車輛底盤的設定與強度,也因此有了旋轉木馬Karussell的名稱,如果走外線維持柏油路面的路線反而比較慢。Carraciola則是紀念30年代著名的德國車手Rudolf Caracciola (1901-1959)於賽車運動方面的成就。離開水泥邊坡段前要適時的加速,像被拋出般地跳出邊坡全力加速衝向頂點。

#14~15公里- Hohe Acht

這裡是Hohe Acht山頂點,為北賽道最高點,746米的海拔高度為Eifel山脈的一部份。

#15公里– Hedwigshohe- Wippermann

通過最高點當然就會來一整串的下坡,這樣才符合綠色地獄的身份,Hedwigshohe到Wippermann的區域都是高速彎道,只能憑著駕駛的感覺,控制油門收放以及適時的輕煞車減速,連續彎中又必須細膩的控制方向盤,才能將這一整串的路線,連成一個圓弧曲線。六屆法國利曼耐久賽冠軍車手Jacky Ickx表示:「這裡是一連串的下坡,速度很快往下衝,方向盤與油門控制要非常的細膩,尤其Wippermann附近的右彎,車子會在那邊飛起來,通常這時候太陽就會在我的右手邊出現,那種感覺真的很棒。」Porsche簽約車手Joerg Bergmeister表示:「毫無疑問,在Hohe Acht之後的Wippermann-Eschbach下坡,是北賽道最刺激的一部份。」

#15~16公里- Eschbach

Eschbach是進入Brunnchen區域前的唯一上坡,主要左彎又剛好是看不見彎頂點的深彎,方才的下坡衝刺後,需要適應突然的上坡。

#16公里– Brunnchen

再度另一段全下坡加速,依序稍微輕觸左、右、左的紅白路緣石之後,只要車速夠快,進入彎前會有個起跳點,多數車輛都會在這之後稍微離地,落地後立即收起跳躍時的興奮,專注控制煞車稍微減速並轉方向盤切入右彎,過了彎頂點即可全油門加速,並開始進入爬坡段,這區域高低落差大,賽道旁即為露營及觀賽區,是北賽道著名的觀賽點。代表Audi Customer Racing Asia出賽的香港新稅車手唐偉楓表示:「這裡的跳躍很刺激,落地馬上要維持車速進彎,要很專心的處理,不然就會損失秒數。」

#17公里- Pflanzgarten

這裡是容易離地的左彎,全力加速的同時,只要將路線維持在左側,落地後繼續前進。由於就在主要道路B412旁,同樣是相當受歡迎的觀賽點。同樣代表Audi Customer Racing Asia車隊的香港新新銳車手唐偉峰表示:「這裡是一個高速右彎,入彎前會稍微離開地面。」

#17公里- Stefan-Bellof-S

1983年5月28日舉辦的北賽道1000公里耐久賽中,Stefan Bellof駕駛著Porsche 956賽車在練習賽段時,以6分11秒13創下了北賽道最速單圈及單圈平均超過時速200公里的紀錄。而Stefan Bellof曾在這裡發生過嚴重意外事故,卻毫髮無傷的離開,為此紀念已故車手Stefan Bellof於此賽道的成就。馬來西亞籍前F1車手熊龍表示:「我喜歡這個賽段,靠著賽道左側跳躍出去感覺很好。」

#18公里- Schwalbenschwanz

由於從空中的視角來看,這個彎道很像燕子的尾巴,因此給予這段Schwalbenschwanz(燕尾)的命名。高速右彎進入此區域時,第一個面對的左彎煞車點不容易掌控,而且需維持車速以及保持在賽道右側,會需要考驗駕駛者的信心,燕尾左彎會出現第二段水泥路面的邊坡,同樣要將車輛”跳入”邊坡,會是最佳行車路線。

#18~19公里- Galgenkopf

最後的一個長右彎則是超跑廠創辦人Christian Von Koenigsegg最喜愛的一部份,他表示:「這個長右彎相當重要,會是影響接下來直線的最終速度關鍵。」(果然是視直線速度如生命的狂人啊!)

#19~20公里- Dottinger Hohe

終於回到了Dottinger旅館/加油站附近,如果是第一次下場體驗,完成第一圈後別忘了到Dottinger加油站中購買完成賽道體驗的紀念貼紙,如果其他周邊商品這時不小心掉入購物籃,應該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加油站旁的停車場常常也會有驚喜出現
加油站旁的停車場常常也會有驚喜出現。
Nurburgring主建築物中有許多專屬精品店,車迷到這裡要顧好荷包。
Nurburgring主建築物中有許多專屬精品店,車迷到這裡要顧好荷包。
賽道入口處附近集結了各大品牌的整備與研究中心,可見這個地方對於車輛調教與周邊零件開發的重要性。
賽道入口處附近集結了各大品牌的整備與研究中心,可見這個地方對於車輛調教與周邊零件開發的重要性。
無論場內或場外,有機會一定要實際到現場感受。
無論場內或場外,有機會一定要到現場感受,而且每次都有不同的收穫。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