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華貼地飛行 1938 Hispano-Suiza H6B Dubonnet ‘Xenia’

Dubonnet無意打造常見的豪華轎車,他描繪的是一輛外觀設計思維遠超過同時代的汽車...

 
 
汽車工藝設計在戰前達到第一次的巔峰,有著四顆輪子的汽車不再只是模傚馬車的簡陋機械,充滿烏托邦精神的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在1920年代中期開始發揮它專屬且奢華奔放的魔力,細緻的造車工藝創造出許多精彩的汽車作品,華美的裝飾則是讓人們一時之間忘卻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火都尚未完全平復。
 
延伸閱讀:航空前衛時代 1935 Avions Voisin C25 Cimier Coupé
 

Art Deco在1920年代開始發揮它的魔力,充滿細節的裝飾是這個時代的豪華車特徵。(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的汽車公司Hispano-Suiza在1904年完成重組,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對於航空引擎的龐大需求,讓Hispano-Suiza轉而設計與製造航空引擎,並逐漸在歐洲站穩腳步,最後成為法國和英國空軍最常用的航空引擎供應商。而在一次大戰結束之後,Hispano-Suiza也開始積極拓展業務,開始生產更多元的交通工具,包含汽車、卡車、巴士、飛機引擎與戰車都曾有涉足,同時他們也開發出許多車用的工程專利,供其他的汽車品牌使用。由於Hispano-Suiza與航空產業的關係相當緊密,這也讓他們在戰後生產的交通工具之上也常常帶有一些飛行器的設計元素。
 
延伸閱讀:沉默的貴族 1935 Hispano-Suiza J12 Cabriolet deVille
 

Hispano-Suiza參與了豪華汽車最輝煌的全盛時期,四門款車型光是軸距便超過四米,顯盡豪奢氣度。

André Dubonnet是一位法國的酒業大亨、戰鬥機駕駛、業餘賽車手兼發明家,他在1932年法國Paris Auto Salon閉幕之後取得了一具由法國工廠生產的Hispano-Suiza 103號底盤,想要來測試自己的航空背景與工程知識究竟能夠發揮到何種境界。作為一介發明家,Dubonnet並不打算紙上談兵,他早在1927年就開發了一款獨立的前懸吊系統,這項設計在隨後取得專利,並且被當時的GM以及Alfa Romeo車輛採用製造。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1937-hispano-suiza-xenia-coupe_mullin_top (4)
André Dubonnet在1932年取得了一具Hispano-Suiza的底盤,因此他也決定要來試試看自己的造車實力。(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1937-hispano-suiza-xenia-coupe_mullin_top (6)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對於造車興致滿滿的Dubonnet無意將這輛Hispano-Suiza打造成常見的豪華轎車,他描繪的畫面是一輛外觀設計思維遠遠超過同時代的汽車,透過空氣力學的理論來雕塑車體,並且藉此提高車輛性能,全世界僅有一輛的Dubonnet ‘Xenia’注定要名留青史,並且在空氣力學正要啟蒙的1930年代成為了一款獨特思維的工程範本。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1937-hispano-suiza-xenia-coupe_mullin_top (10)
類似飛行器的外型交由車體廠Jacques Saoutchik打造,車尾淚珠型收尖的造型是對於裝飾藝術與未來主義最狂熱的迷戀。(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車輛的名稱以Dubonnet早逝的妻子Xenia Johnson為名,他選擇了Hispano-Suiza生產的H6系列引擎作為動力,這顆7.9 升SOHC直列六缸引擎基本上就是飛機的V12引擎截成一半,配置雙點火與雙供油系統、鑄造鋁合金橫流(Crossflow)掃氣缸頭,配備四速手排變速箱,最大輸出為160匹馬力(@3,050 rpm),由於車體的空氣力學設計相當優異,儘管馬力不大,但Dubonnet ‘Xenia’依然可以達到177km/h的最高時速。
 

20180414_104850
由於車體的空氣力學設計相當優異,儘管馬力不大,但Dubonnet ‘Xenia’依然可以達到177km/h的最高時速。

此外,Dubonnet也在車上安裝了他自己設計的”hyperflex”獨立彈簧懸吊系統,這款懸吊系統以貓的柔軟度著稱,能夠提供彷彿懸浮在半空中的舒適行車體驗。有趣的是,跳躍的貓正好是Dubonnet自己公司的商標之一,他設計的懸吊系統也被當時的Cadillac、Oldsmobile與Buick等美國品牌採用安裝。
 

20180414_104936
Dubonnet無意打造成常見的豪華轎車,他描繪的是一輛外觀設計思維遠超過同時代的汽車。
20180414_104951
20180414_105000

Dubonnet ‘Xenia’宛如飛行器的流線外型是由法國工程師Jean Andreaun所設計,當時透過風洞科技來雕塑外型的Chrysler Airflow在1934年的汽車產業中開了響亮的第一槍(儘管只有第一線的設計師才能夠感受到這股趨勢),同時Andreaun也正跟隨著潮流,埋首鑽研最新的流線設計(Streamline)方法,他的理論曾在1935年得到實證,替Peugeot打造了一系列配置水滴型車體與巨大尾鰭的402 N4X / N8X原型車設計。
 

1936 Peugeot N4X. Photo courtesy kitchener.lord.
法國工程師Jean Andreaun曾在1935年替Peugeot打造了流線外型的402 N4X / N8X原型車。

延續Andreaun對於流體力學的深刻見解,他這次在Dubonnet ‘Xenia’之上也展現了同樣前衛的設計工藝,類似飛行器的外型交由車體廠Jacques Saoutchik打造,車尾淚珠型收尖的造型是對於裝飾藝術與未來主義最狂熱的迷戀。看似常見的側窗玻璃其實是以鷗翼方式向上開啟,透過中央的門把輕輕一拉,”自殺式”開啟的車門便毫不費力向後滑動。而前方彎曲的全景擋風玻璃不僅是最高的工藝技術呈現,同時這個設計元素也超前了這輛車所屬的時代將近20年,一直到50年代的美國汽車才終於成為流行元素。無庸置疑的,Dubonnet ‘Xenia’確實走出一套自己的設計風範,相對於同時代設計典雅保守的大型豪華轎車,這輛車似乎比任何1930年代的汽車設計都還要更具有現代感。
 

20180414_105006
全景擋風玻璃也超前了這輛車所屬的時代將近20年,一直到50年代的美國汽車才終於成為流行元素。
(carstyling)1938_Hispano-Suiza_H-6C_Dubonnet_Xenia_Coupe_by_Saoutchik_13
車門的鉸鏈也經過特殊設計,儘管向後開啟的車門在早期並不少見,但水平向後滑動的設計確實少見。(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196859939_1360987297602936_5643425793842970469_n
Jean Andreau在Peugeot 402 N4X / N8X原型車上實驗了最新的空氣力學理論,不僅讓極速提高,油耗也更加優異。

同場加映:空氣力學的勝利 Peugeot 402 N4X / N8X原型車
 
Peugeot 402 N4X是由原廠委託工程設計師Jean Andreau所打造的概念車計畫,Peugeot原本有意讓N4X成為1940年式的新車範本,但整個計畫最後只停留在原形車階段,只有部份外型定調了之後新世代的402和302車型設計,第一輛N4X成品在1936年巴黎車展中展示,而預定配置V8引擎的N8X則從未化成實體。
 
此外,也有一說認為N4X可以算是Peugeot最早的”展示車”(假設這個定義能夠被接受的話,那又比“最早的概念車”Buick Y-job提早了兩年),風阻係數在Andreau改良的車體上大幅降低,從原本的0.68 Cd降低至0.34 Cd,車輛最高時速也從115km/h顯著的提升到155km/h,油耗表現則提升了30%,可以顯見空氣力學的美妙之處。
 

在Dubonnet ‘Xenia’於1938年完工之後,這輛獨一無二的地面飛行器一直是André Dubonnet的個人坐駕,它在二戰的時期被巧妙的隱藏起來,直到戰後1946年6月9日才又再度曝光;做為當時巴黎Saint Cloud公路隧道啟用遊行的前導車使用。Dubonnet ‘Xenia’隨後在1960年代被Hispano-Suiza俱樂部的主席Alain Balleret購入並進行翻修,接著於1999年由美國收藏家Charles Morse在拍賣會上得標。在幾經轉手之後,這輛車最後由現任車主Peter Mullin於2003年入手,並長期放在 Peter Mullin的汽車博物館中展示,偶爾也會出借給其他的博物館展示使用,曾在2015 年Petersen Automotive Museum的聯展中登場過。
 

20180414_113016
這輛車最後由現任車主Peter Mullin於2003年入手,並長期放在 Peter Mullin的汽車博物館中展示,照片為總編在2018年參訪時拍攝。

由於Dubonnet ‘Xenia’的造型設計實在太過鮮明強烈,也導致至今Hispano-Suiza在2000年之後也幾乎沒有間斷的在翻玩這輛車的外型設計,最著名的概念車莫過於是審美境界要求極高的Hispano-Suiza Carmen;儘管這個西班牙品牌試圖在現代重返豪華高級車市場,甚至還跟隨潮流踏入了電動車的領域,但我們至今依然沒有太多機會可以看見一輛現代版本的Hispano-Suiza行駛在街頭之上。
 

由於Dubonnet ‘Xenia’的造型實在太過鮮明,至今Hispano-Suiza也持續的致敬翻玩這輛車的外型。
Carmen的車尾部分倒是相當傳神,但是一轉到別的角度就…
20180414_114055
20180414_113336
20180414_104928
20180414_104858
(wheelsage)hispano-suiza_h6c_dubonnet_xenia_by_saoutchik (3)
(wheelsage)
20180414_100719
(carstyling)1938_Hispano-Suiza_H-6C_Dubonnet_Xenia_Coupe_by_Saoutchik_07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wheelsage)hispano-suiza_h6c_dubonnet_xenia_by_saoutchik (2)
(wheelsage)
20180414_104931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1937-hispano-suiza-xenia-coupe_mullin_top (1)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carstyling)1938_Hispano-Suiza_H-6C_Dubonnet_Xenia_Coupe_by_Saoutchik_12
(courtesy of Michael Furman)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