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冕王』Stirling Moss的冠軍人生 (4-完結篇)

「我告訴Enzo,如果要我開法拉利,那車就得漆上暗藍色與白色條紋。」Moss說道。

 
前情提要:『無冕王』Stirling Moss的冠軍人生 (3)
 

再次與世界冠軍失之交臂的Stirling Moss進入60年代之後,找到了能夠交心的好友與賽車夥伴:Rob Walker。以他的F1車手亞軍的身分自然能夠取得主流車隊的邀約,甚至連Enzo Ferrari又”再次”致電想要讓Moss駕駛躍馬賽車,不過當時的Moss已經不再逐功求名,只想在他最舒適的車隊中參加比賽:「我告訴Enzo,如果要我開法拉利,那車就得漆上暗藍色與白色條紋。」Moss如此回覆。
 

(photo Motorsport Images)rob_walker_racing_25071808
1961年的Monaco GP又是一個篇幅長度不夠描述的精采戰役,儘管1955年的Mille Miglia大賽可以說是Moss人生中最偉大的勝利之一,但是他本人似乎更滿意於1961年的第三次Monaco GP分站冠軍成績。當時加入Rob Walker私人車隊的Moss駕駛著一輛Lotus 18與法拉利最新的“Sharknose” 156對抗。大部分的時候,過時的Lotus 18完全無法與這些新賽車抗衡,不過Moss在Monaco GP的狀況卻堪稱頂尖,他不僅拿到了竿位成績,駕駛節奏極快,最速單圈甚至還比排位賽要快上三秒,最後三輛全新的法拉利賽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輛深藍色的蓮花搶在前頭通過終點…
「毫無疑問的,這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一場比賽,也是最棒的一場。」Moss如此回憶。
(photo Motorsport Images)

 
•  •  •

 
1960 Maserati Tipo 61 “Birdcage” / 1st Nurburgring 1000km

 
Tipo 60/61是Maserati取代200S賽車的革新賽車設計作品,工程師Giulio Alfieri瞄準了私人車隊的2公升引擎組別來設定車輛(起初Tipo 60/61引擎為2.0 升,但隨後依照性能需求逐漸增加至2.8升)。在50年代末期即將進入60年代的賽車領域中,所有的製造商都開始採用造價昂貴的單體式車艙(Monocoque)來取代過去主流的梯式車架,但當時Maserati給予賽車工程師Alfieri的不是資金,而是聲援與鼓勵,因此Alfieri只好想辦法在公司財務緊縮的情況之下,試圖打造一輛能與最新工程技術相抗衡的新款賽車。
 

maserati_tipo_61_birdcage_6
Tipo 60/61是Maserati取代”紅色小跑車”的革新賽車設計作品,以鋼管組成的籠式車架是最大的賣點之一。(photo: wheelsage)
(rmsothebys)1960-Maserati-Tipo-61--Birdcage (7)
儘管以節約為前提進行設計,但Tipo 60/61的競爭實力也不容小覷。(photo: RM sotheby’s)

Tipo 60/61的籠式車架是以兩百多件的小段鋼管組合而成,為了增強車身剛性,每個部位都以三角形的幾何邏輯焊接而成,總體來說,Alfieri算是拓展了過去賽車管式車架的理論,並成功的創造了一款維持輕量特性又結構穩固新型車架,同時成本也不至於高不可攀,由於這款籠式車架的外型相當具有辨識度,因此人們也開始稱呼Tipo 60/61叫作「鳥籠」(Birdcage)。引擎動力延續自Maserati於250F賽車上使用的F1引擎,安裝設定向右傾斜45度角來降低高度與重心,全新的Tipo 60/61不只重量輕速度快,它的馬力重量比(200hp/570kg)也輕易的超越同期的Ferrari、Aston Martin或Jaguar賽車。
 

(rmsothebys)1960-Maserati-Tipo-61--Birdcage (4)
由於這款籠式車架的外型相當具有辨識度,人們也開始稱呼Tipo 60/61叫作「鳥籠」。(photo: RM sotheby’s)
(rmsothebys)1960-Maserati-Tipo-61--Birdcage (9)
(photo: RM sotheby’s)
(photo Maserati)birdcage2
Tipo 60/61的籠式車架是以兩百多件的小段鋼管組合而成,每個部位都以三角形的幾何邏輯焊接而成。(photo: Maserati)

Stirling Moss在1955年離開Mercedes車隊之後,便身兼Maserati廠隊賽車手與試車手,他在法國Bueno賽道駕駛Tipo 60初戰就獲得勝利,接著Tipo 60幾乎稱霸了60年代的地區爬山賽事(四次 Italian Hill Climb Championships冠軍),並且在1960的Le Mans 24 Hours大賽中,以時速270 km/h的紀錄打破3公升組別的速度紀錄,證明了這輛鳥籠賽車雖然生性浮躁,但仍然蘊含著強大實力。
 

(photo Maserati)Tipo_60_Birdcage_1959_Test_Stirling_Moss_Modena_1
Stirling Moss身兼Maserati廠隊賽車手與試車手,替Maserati的賽車(與公路車)進行測試。(photo: Maserati)
(photo Maserati)Tipo_60_Birdcage_1959_Test_Stirling_Moss_Modena_1 (4)
Tipo 60幾乎稱霸了60年代的地區爬山賽事,同時也吸引了不少美國買家與車隊注目。(photo: Maserati)

以出色的成績取得知名度之後,委託Maserati生產賽車的訂單在1960年之後蜂擁而至,”鳥籠”意外的在美國享譽盛名,成為北美地區賽事中足以對抗強大法拉利與保時捷賽車的另一項選擇,甚至原廠最初在1959年生產的6輛Tipo 60賽車(250hp/600kg)也都全數賣往美國參加3公升級別的Sport cars組別賽事,Jim Hall、Carroll Shelby、Dan Gurney、Walt Hansgen與Masten Gregory等知名車手也都相繼駕駛過這些車輛。
 

Carroll during his racing career
就連Carroll Shelby也曾駕駛著Tipo 60/61參加比賽,車上也掛著車迷孰悉的98號。

暫且回到1960年,Nurburgring 1000km大賽在即將開始轉熱的五月舉辦,參加的車手要在長達22.8公里的Nordschleife賽道跑上44圈,才能完成1000公里的賽程。由美國車手Lloyd Casner所創立的車隊Camoradi USA在當時也投入了兩輛白底藍色線條塗裝的Maserati Tipo 61參加比賽,第一輛由正值31歲的Stirling Moss與美國車手Dan Gurney駕駛,另一輛則是由Masten Gregory與Gino Munaron駕駛。由於當時連續取得三年Nurburgring 1000km冠軍的Aston Martin-David Brown車隊在59年拿下最重要的利曼冠軍之後離開了賽車活動,因此Tipo 61主要的對手變成了Porsche車隊的718 RS 60與Scuderia Ferrari車隊的250 TR。
 

1961 Birdcage Maserati won the 1000 km race at Nurburgring with Dan Gurney and Stirling Moss ~Autographed By Dan Gurney
Nurburgring 1000km起跑前的場邊花絮,可以看見一群記者正包圍著Moss與Tipo 61賽車。(photo: RM sotheby’s)

不過Moss與Gurney在面對尚未完全進入軌道的Tipo 61賽車倒是吃足了苦頭,Gurney在周六只跑了兩圈就遭遇油管破裂,他們一邊抱怨賽車的煞車性能很糟,操控性更是不能接受。上午九點,1960 Nurburgring 1000km正賽在霧濛濛的細雨中開幕,第一棒的Moss在惡劣天氣中依然維持著領先步調前進,但他的另一位隊友Masten Gregory則是在不久之後被落後保時捷的賽車超越,讓前排成為Maserati與Ferrari賽車的一對一競爭場面。比賽在經過15圈之後,Moss以2分半的差距領先Phil Hill駕駛的Ferrari 250 TR賽車,接著交棒給Gurney換手駕駛;但Gurney卻再次遇到周六的頭痛症狀,Tipo 61的油管在第18圈時爆裂,迫使他迅速回到整備區搶修,儘管維修難度不高,但是先前Moss緩慢累積起來的優勢也完全消失,在六分鐘的維修之後,他們已經落後對手將近半圈的差距(別忘了Nordschleife的”半圈”距離可是一點都不短)。
 

(photo Maserati)1961-maserati-tipo-51-nurburgring-1 (6)
儘管Tipo 61又輕又快,但上場之後的妥善率還是比對手差上一截。(photo: Maserati)

所幸Gurney的駕駛技術在逆境中依然相當強勢,他流暢的在雨霧中駕駛,只花費了7圈就把時間差縮短到47秒,並且在比賽第28圈的時候超越對手,重新取得領先姿態。隨後Gurney雖然在換手的時候損失一些時間,但是Moss也同樣發動了一次猛攻追擊,在比賽第36圈的時候重新取得頭排位置,最後他也成功的維持了第一名的順位直到方格旗揮下,以將近3分鐘的優勢擊敗從後方爬升的Porsche 718 RS賽車,取得他第三次的Nurburgring 1000km大賽冠軍;至於其宿敵Ferrari 250 TR 59/60則是落後保時捷一分多鐘,以第三名通過終點。而Nurburgring 1000km的戰役同時也是Moss賽車生涯中被稱為達成”帽子戲法”( hat-trick )的經典戰役之一,因為Tipo 61在當年取得了竿位成績、最速單圈以及正賽冠軍的三項成就(“帽子戲法”:英國俚語,源自板球運動,意指運動員在一場比賽中取得三項成就的情況)。
 

(photo Maserati)1961-maserati-tipo-51-nurburgring-1 (1)
Tipo 61在當年取得了竿位成績、最速單圈以及正賽冠軍的三項成就,再次達成Moss展示過無數次的”帽子戲法”。(photo: Maserati)

除了Nurburgring 1000km狀況連連,Tipo 61在Sebring戰也不太好運

Tipo 61的故障頻率真可謂是典型的義大利汽車,事實上Stirling Moss在1961年的12 Hours of Sebring大賽中也是厄運不斷。在利曼式起跑線之前,車隊組員告訴Moss車輛已檢測完畢,隨時可以準備起跑,但是當他跑到車輛旁準備發動時,車上的電瓶卻是完全沒電的狀態,再有修養的車手也都會感到慍怒。最後Moss在起跑線上等待了額外的6分鐘才終於起跑,就為了替換一組全新的電瓶。在損失大量時間之後,Moss駕駛著Tipo 61努力追擊,試圖取回他先前損失的六分鐘,從多達65輛賽車的車陣中攀升至第五名。但義大利車總是不會辜負你的期待,最後Tipo 61在第三個小時就因排氣系統故障,退出了61年的Sebring 12 Hours大賽。而在1960到1961兩年間,沒有任何一台Camoradi車隊的Maserati Tipo 61成功在Sebring賽道中完成比賽。
 

(gettyimages)maserati_tipo_61_birdcage_stirling_craufurd_moss
除了1961年的厄運之外,Moss – Gurney這對組合在1960年的12 Hours of Sebring也同樣未得到幸運眷顧,不僅起跑失利,在賽局的中段就因為機械故障早早退賽。(gettyimages)
(rmsothebys)1960-Maserati-Tipo-61--Birdcage (5)
(rmsothebys)1960-Maserati-Tipo-61--Birdcage (6)
(rmsothebys)1960-Maserati-Tipo-61--Birdcage (3)

 
•  •  •

 
1960 Ferrari 250 GT SWB / 1st RAC Tourist Trophy, Goodwood

1958年,Stirling Moss僅以一分之差錯過F1世界冠軍,儘管只有亞軍頭銜,但這份成績單仍相當於一張能夠自由選擇東家的強力通行證。不過讓人驚訝的是,在令人遺憾的1958賽季結束之後,Moss沒有選擇與強大的主流車隊結盟來爭取更有利的冠軍機會,而是與一個私人的F1車隊 ── Rob Walker Racing Team簽下了車手合約。
 

(sportscardigest)walker10
Rob Walker一生都對於賽車運動著迷,並在50年代建立了私人車隊Rob Walker Racing Team。(photo: sportscardigest)

酒廠Johnnie Walker的繼承人Rob Walker一生都對於賽車運動著迷,儘管他的車隊從過去到現在都不算是家喻戶曉,但是這支紳士車隊依然是少數備受資深車迷喜愛的隊伍之一。Walker在50年代建立了私人車隊Rob Walker Racing Team,其蘇格蘭藍色和白色條紋塗裝是這支車隊最重要的辨識特徵,歸功於Walker長期與Moss的合作情誼,Rob Walker Racing Team不僅是在F1賽事,也在GT與耐久賽中寫下了一些重要的篇章。
 

1961 Rob Walker/Stirling Moss Ferrari 250 GT Berlinetta
蘇格蘭藍色和白色條紋塗裝是Rob Walker Racing Team車隊最重要的辨識特徵。(photo: Ferrari)

Moss在回憶錄中如此寫道:「我幾乎可以選擇與的任何車隊簽約,如果我這樣做無疑可以賺到更多錢。不過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之外,我與Rob簽下合約,而我沒有因此後悔。如果我沒有因為1962年的事故結束職業生涯,我肯定會一直替他開車,只要Rob持續把車送到我手上。」由於Rob與Moss的關係遠遠超過雇主與車手的聯繫,當法拉利在1962賽季再次考慮聘請Moss作為F1車隊一線車手時,也讓Moss如此回覆:「我告訴Enzo,如果要我開法拉利,那車就得漆上深藍色與白色條紋。」
 

46460680514_9ae66beac2_b
當時Walker與法拉利原廠交涉,替Moss找來了一輛底盤編號2119GT的Ferrari 250 GT SWB賽車。(photo: Ferrari)

不過相對於較勁激烈的F1賽事,隸屬於FIA GT Cup系列賽的Tourist Trophy規模顯然小了許多,但這GT賽事也不乏實力派的車手參加,例如1960年的RAC Tourist Trophy中,包含Graham Hill或是Roy Salvadori也都在同場賽事中競技。Moss在1960年已經取得了五次Tourist Trophy冠軍,兩次駕駛Jaguar賽車、一次Mercedes與兩次Aston Martin,他在1960年的目標自然是以第四種汽車品牌來取得第六次勝利。不過命運總是充滿挑戰,Moss在1960年6月的F1比利時分站練習賽發生了嚴重車禍,導致雙腳受傷需要長期靜養,讓Walker認為他沒有機會復原到足以參加同年8月開跑的Tourist Trophy賽事。不過最後Moss卻以驚人的速度復原,因此Walker馬上與法拉利原廠交涉,找來了一輛底盤編號2119GT的Ferrari 250 GT SWB賽車,這輛車在1960年的8月出廠,並在同個月20日就以近全新車的狀態進入賽道。
 

(photo goodwood)1961 – RAC Tourist Trophy, Ferrari 250 GT SWB (3)
其實Tourist Trophy這類GT賽事也不乏實力派的車手參加,包含Graham Hill或是Roy Salvadori也都在同場比賽中競技。(photo: goodwood)

250 GT SWB是由法拉利當時第一線的工程團隊打造設計(同一組人馬在稍後創造了250 GTO),其3.0升V12引擎擁有約240匹馬力輸出與250km/h的極速實力,挾著新車強大的性能,Moss馬上在Tourist Trophy中取得優勢,並在排位賽中一舉拿下桿位,擊敗由Roy Salvadori駕駛的Aston Martin DB4 GT與Graham Hill駕駛的Porsche 356B Carrera Abarth賽車。
 

(Ferrari ) Ferrari 250 GT SWB
250 GT SWB是由法拉利當時第一線的工程團隊打造設計,擁有240匹馬力輸出與250km/h的極速實力。(photo: Ferrari)

中午12點一過,Tourist Trophy正賽在利曼式的起跑中開幕,參賽者要在三小時的競賽中繞行這個僅有4公里長的Goodwood賽道一百多圈。1960年並沒有太多戲劇性的情節發生,儘管最佳單圈成績是由Roy Salvadori跑出,但Moss仍然以穩健的步調逐漸拉開DB4 GT的距離,兩輛灰頭土臉的Aston Martin DB4則是在落後兩圈之後取得第二與第三名;這是法拉利賽車首次在Tourist Trophy比賽中取得勝利的時刻,也2119GT接下來一系列勝利的第一步。
 

(photo goodwood)1961 – RAC Tourist Trophy, Ferrari 250 GT SWB (1)
儘管Moss沒有再次施展”帽子戲法”,但也還是讓法拉利得以沾光,取得六座Tourist Trophy獎盃。(photo: goodwood)

事實上, Moss在1961年8月舉辦的Tourist Trophy Goodwood中,又再次以相同的250 GT SWB車型取得冠軍,打敗了換上DB4 GTZ新車的Roy Salvadori、未來的車神Jim Clark以及使用相同250 GT SWB車型的Mike Parkes,這是Stirling Moss拿下的第七座Tourist Trophy獎盃。
 

(photo goodwood)1961 – RAC Tourist Trophy, Ferrari 250 GT SWB (2)
事實上, Moss在1961年又再次以相同的250 GT SWB車型取得Tourist Trophy Goodwood冠軍。(photo: goodwood)
(photo concoursvirtual.com) 250 GT SWB (6)
(photo: concoursvirtual.com)

 
•  •  •

 
退休生活

1962年,就在Stirling Moss剛取得第七次TT冠軍,並持續為Rob Walker的F1車隊效力的時候,他本人卻在1962 F1 Glover Trophy中發生了離奇的車禍事件,他駕駛的Lotus 18/21在第36圈時偏離賽道路線撞毀,儘管Moss極度好運沒有因此喪命,但這次車禍也讓Moss選擇退出第一線的賽事,再也沒有參加最高等級的競賽活動。
 

(Getty Images)The-remains-of-Stirling-Mosss-Lotus-CLimax-V8-after-his-1962-Goodwood-crash
1962 F1 Glover Trophy的離奇車禍事件讓Moss選擇退出第一線的賽事。(Getty Images)

不過儘管他將這稱呼為”退休”,但其實這位賽車健將一點都沒有閒下來,他在1959年得到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授予的「大英帝國優秀勳章」(The Most Excellent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 OBE),隨後又在2000年受封爵士勳銜,同時作為作家與資深賽車手,Moss也持續與賽車運動保持密切聯繫,除了多年擔任Mercedes-Benz的品牌大使之外,他也在1993年(與John Surtee一起)成為了英國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以及Revival活動的長期贊助者,我們幾乎在每一場經典車活動都可以見到這位爵士的身影,甚至還可以在動態的Revival活動上,看到Moss與過去的老戰友們回味傳奇的時刻。Stirling Moss在汽車媒體的曝光度相當高,一直到他在88歲高齡時才宣布將退出公眾生活。
 

SMALL_14C309_110
不過儘管他將這稱呼為”退休”,但其實這位賽車健將一點都沒有閒下來,並持續的參與各種汽車活動。(mercedes)
SMALL_D153149
(mercedes)

儘管Moss一生都沒有取得核心賽事的冠軍頭銜,但他從50年代起也一直都是英國人的英雄人物,不僅僅是因為他以英國車手的身分在國際賽事取得好成績,更是因為他在多達80幾種不同的賽車中也都能夠駕馭自如,而傳說Moss被交通警察攔下所提出的質問:「你以為你是誰? Stirling Moss嗎?」(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Stirling Moss?) 或許正是對於這位偉大英國車手最高的讚賞。Stirling Moss在2020年的四月離世,享壽九十歲。
 

21C0155_007
(mercedes)
SMALL_Goodwood_Revival_2011_18
(mercedes)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