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冕王』Stirling Moss的冠軍人生 (3)

Stirling Moss分別在1958與1959年分別表演了兩場傑出的逆境轉折劇,成就了許多精彩的賽季。

 
前情提要:『無冕王』Stirling Moss的冠軍人生 (2)

 

在Stirling Moss與最輝煌的Mercedes-Benz車隊時代離別之後,他開始在賽車領域中尋找新的轉機,Moss一生中駕駛過無數賽車,不論是F1或是耐久賽、房車賽、拉力賽甚至是鹽湖上的直線紀錄活動都有這位英國車手的身影,而他人生最接近世界冠軍的時刻,莫過於是1958年的GP賽季…
 

the-history-and-future-of-the-land-speed-record
Moss在1957年以MG EX 181原型車打破254.91mph(410.23kph)的速度紀錄,根據本人回憶,那是他有生以來最恐怖的體驗之一。

 
1958 Vanwall VW 5 / 1st Moroccan Grand Prix

Stirling Moss在1957年加入了英國的Vanwall車隊,他曾在前一年駕駛過Vanwall賽車,並創下當年雪城(Syracuse)GP的最速單圈成績,因此Moss也對Vanwall的賽車性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礙於當時他仍然有與Maserati的合約,所以到隔年才順利加入Vanwall車隊。
 

(primotipo.com)Moss during and after the 1956 Silverstone International Trophy win, Vanwall. Note Colin Chapman third from the left (G
Stirling Moss早在1956年就嘗試過Vanwall賽車的強悍性能。(photo: primotipo.com)

Vanwall車隊是由英國資產家Guy Anthony Vandervell一手創立,而Vanwall的名稱則是由他祖傳產業”Thin-Wall軸承”與本名Vandervell合併而成,Vandervell的目標相當單純,就是“打敗那些該死的紅色車子”(those bloody red cars, 意指法拉利)。此外,由於Vanwall當時也著名的英國機車品牌Norton的大股東,因此Vanwall的賽車引擎便採用了四組來自Norton 500cc賽車引擎並列而成,起初引擎只有2.0升的排氣量,但隨著動力需求逐漸提升到2.3升,最後是2.5升。
 

Vanwall 4 cylinder, DOHC design. (Vic Berris)
Vanwall的賽車引擎便採用了四組來自Norton 500cc賽車引擎並列而成。
Goodyear patented disc brakes (Vandervell ProductsThe GP Library)
新式的碟盤剎車系統由Goodyear供應。 (photo: Vandervell ProductsThe GP Library)

最初的Vanwall賽車底盤是委託Cooper打造,而傳動系統則大方地從Ferrari或Maserati身上取得,但由於Vanwall在1954-1957年的比賽成績毫無起色,最後Vandervell才決定擺脫Cooper,轉而委任Colin Chapman來進行底盤設計(就是那個讓Lotus偉大的鬼才設計師)。Chapman替Vanwall賽車規劃了一組輕量的管式車架,使用德國製的Bosch噴射供油系統以及Goodyear的碟煞系統,而空氣力學設計師Frank Costin則為新款的VW5賽車設計了一組低風阻的水滴型車體,大幅的提升了Vanwall在GP賽事中的競爭力。
 

(revsinstitute)Vanwall-Formula-1 (3)
新款的VW5賽車底盤由鬼才設計師Colin Chapman來進行設計。(photo: revsinstitute)
(revsinstitute)Vanwall-Formula-1 (1)
(photo: revsinstitute)
(revsinstitute)Vanwall-Formula-1 (2)
(photo: revsinstitute)

但F1賽制卻在1958年面臨重大改變,賽程長度由500公里縮減為300公里(或兩個小時,先到者記),並禁止車隊使用酒精燃料,強制改用130辛烷值的航空燃料。新的燃油規範讓Vanwall等仰賴酒精燃料的賽車性能大幅縮減,其2.5升直列四缸引擎的輸出由原本290bhp大幅下降至278bhp,而同年法拉利車隊推出新款擁有290bhp輸出的Dino Ferrari V6賽車,在數據上也顯得額外諷刺。
 

(revsinstitute)Vanwall-Formula-1 (7)
空氣力學設計師Frank Costin則為新款的VW5賽車設計了一組低風阻的水滴型車體。(photo: revsinstitute)

在1958年GP大賽最後一場分站開幕之前,Moss憑藉著全新的VW5賽車進行猛烈攻勢,距離年度車手冠軍也僅有一步之遙,與積分最高的Mike Hawthorn只有四分之差,而要反超法拉利車隊的積分獲得年度總冠軍的條件有以下三項:Moss必須要贏得最後一站Moroccan GP的冠軍拿下最佳單圈(可額外增加一分)、對手Mike Hawthorn必須排在第三名之後衝線,1958年GP大獎賽的最後一戰不再需要施展任何戰術,每個人都只需要盡全力向前奔馳,擊敗對手以拿下最好的成績。
 

(Phil Hill in his Ferrari Dino 246) Motorsport Images
不過Ferrari Dino 246的另一位技術高竿的車手Phil Hill卻在賽道上排名第二(photo: Motorsport Images)

所以毫無懸念的,Moss也確實的將上述三點全部達成,他拿下分站冠軍、創下最快單圈成績(2: 22.9)獲得加分,他的法拉利對手Mike也在比賽中排在第三順位,如此逆轉的劇情也不禁讓人懷疑這背後是否有個完美劇本正在運作。但是命運總有變數,儘管Vanwall的車輛性能與Moss的精神都呈現最佳狀態,唯一讓Vanwall車隊無能為力的事情是,法拉利的另一位技術高竿的車手Phil Hill也在賽道上排名第二,Hawthorn則緊跟其後。而當Phil Hill意識到它已經無法追上全速前進的Vanwall賽車時,他轉念一想,年度車隊總冠軍注定要讓給Vanwall,但他還是可以讓他的隊友Hawthorn奪下車手冠軍,只要他”輸給”排在後方的隊友就可以了。因此當Moss一圈比一圈更加迅速的推進之時,Hill決定放慢步調,讓對友Hawthorn趕上並超越他。Hawthorn在追趕了四圈之後終於超過了Hill,讓他的名次爬升到第二名 ── 而這時候無論Moss能夠做出多大的努力,他都永遠無法當上1958年的F1世界冠軍車手了
 

damaged Vanwall nosecone having hit Seidel’s Maser 250F (Unattributed)
Moss前幾圈還意外的撞上了Wolfgang Seidels的Maserati 250F,所幸只有車殼受損。 (Getty Images)

第二名的Mike Hawthorn駕駛著法拉利的246 F1賽車衝線,以僅僅一分的差距打敗得到分站冠軍與最速單圈紀錄的Stirling Moss,這是Moss第四度拿下年度車手亞軍,也是他的賽車人生最接近世界冠軍的時刻。不過相對於Moss飲恨落敗的溫度差,Vanwall車隊倒是很榮幸的代表英國獲得車隊冠軍獎盃,而這同時也是英國車隊第一次拿下車隊冠軍頭銜 ── 一個精彩的賽季又結束了,感謝Moss無私的努力與奉獻。
 

Stirling Moss on his way to Ain Diab victory in his Vanwall VW5, 1958 (Moss Archive)
儘管Moss在Ain Diab賽道上取得Moroccan GP分站冠軍,但總積分上仍無法超越Mike Hawthorn。 (Moss Archive)

事實上,Moss確實在1958年的賽季上展現了無私的運動家精神,在最終站之前的葡萄牙GP中,由於Hawthorn的法拉利在最後一圈打滑熄火,讓他不得不下車推發讓車子重新啟動,而多虧了Moss在減速圈經過時所給予的建議:「把它往下坡推,不然你永遠不會啟動這該死的東西!」(push it downhill – you’ll never start the bloody thing that way!),Hawthorn最後才順利的在五分鐘之後以第二名的成績完賽。但這個推車的舉動也讓賽事單位判定Hawthorn的成績無效,因為他在推發時違反了賽道行進的方向;無論如何,Moss作為見證人之一在聽證會中替Hawthorn的舉動辯護,強調他是在逃生道路上完成了迴轉,並沒有重大違規之舉動。而這個最終判定有效的分站第二名成績,也順利地讓Hawthorn在1958年賽季以一分之差贏過Moss。
 

vanwall_vw58_sir_stirling_craufurd_moss
這是Moss第四度拿下年度車手亞軍,也是他的賽車人生最接近世界冠軍的時刻。

「從技術上來說,理事者的判決是正確的,因為他違反了規則;但在道德上他們是錯誤的。」Moss對於這個事件回憶道:「我在原則上是支持Mike的,但作為代價而失去一個世界冠軍倒是我人生的小諷刺之一。」感念於Moss對於Hawthorn所展示的運動家精神,Enzo Ferrari也在1958年的賽季結束之後說道:「如果Stirling將理性放在熱情之前,他就會成為世界冠軍,這是他應得的。」
 

 
•  •  •

 
1959 Aston Martin DBR1 / 1st RAC Tourist Trophy, Goodwood

1959年,Aston Martin為了在著名的24 Hours of Le Mans大賽中拿下冠軍,David Brown捨棄在其他賽事如Targa Florio與對手競爭的機會,Aston Martin已經在這個經典的賽事中奮鬥了九年,決心把所有的研發資源投注在耐力賽事之上。但由於Moss曾在1958年Nurburgring 1000km獲得冠軍的緣故,這也讓他有足夠的立場說服Aston Martin分配一輛DBR1賽車與一些維修組員,來參與其他原廠所謂”不重要的”賽事:例如在英國Goodwood舉辦的Tourist Trophy系列賽。
 

(photo goodwood)stirling_moss_goodwood
David Brown已經在24 Hours of Le Mans大賽中奮鬥了九年,還為此打造了第一輛純血的Aston Martin賽車DBR1。(photo goodwood)
(photo goodwood)1958 – Sussex Trophy, Aston Martin DBR2
由於Moss賽車實績優越,也讓他可以說服Aston Martin參加一些原廠所謂”不重要的賽事”。(photo goodwood)

DBR1從1956年演化至今也獲得了諸多升級,Aston Martin延續DB3S的造車精神打造了第一輛純血的Aston Martin賽車,這輛賽車可謂是David Brown的夢想結晶,也是他試圖取得利曼冠軍的實際作為。在賽車設計總監Ted Cut的帶領之下,後期DBR1的3.0 升RB6引擎擁有268 bhp(@6,000 rpm)最大輸出,有別於仍採用一部分街車系統的DB3/DB3S賽車,DBR1的底盤設計更加專注於賽車競技,包含輕量化的管式車架、更低的車身中心、縱式扭力桿懸吊、口徑加大的Weber三重50DCO化油器等等。有鑑於DBR1在1958年的利曼大賽全滅的慘痛經驗,1959年注定要成為Aston Martin試圖取得利曼冠軍的背水一戰。
 

1956-Aston-Martin-DBR1-_48
DBR1賽車可謂是David Brown的夢想結晶。(photo: RM sotheby’s)
1956-Aston-Martin-DBR1-_14
(photo: RM sotheby’s)
1956-Aston-Martin-DBR1-_2
(photo: RM sotheby’s)

但1959年的另一個重點則在於世界跑車錦標賽(World Sportscar Championship)五輪分站的最後一站,由於經費縮減的緣故,Aston Martin原本無意要角逐這個錦標勝的勝利,但考慮到積分加總之後仍然有機會取得年度冠軍,因此David Brown最後還是投入了三輛DBR1,準備與豪強的法拉利Ferrari 250 TR車隊來個正面對決。當時效力於法拉利車隊的車手也包含了Phil Hill、Dan Gurney、Tony Brooks等人。
 

(fotura.blog.hu)1959 Tourist Trophy, Goodwood
最強的法拉利賽車搭配最強的車手,法拉利絕對是50年代人見人怕的車隊之一。(fotura.blog.hu)

隨著激烈的排位賽之後,兩輛Aston Martin DBR1都順利排在250 TR的前方起跑,只要穩扎穩打的前進就能夠安穩的取得年度冠軍。但是賽車運動總是充滿意外,午後兩點半,事情發生在Moss的隊友Roy Salvadori第一次進站加油的時候,由於車隊組員作業疏失未能關閉輸油管,導致燃料洩漏在DBR1車體上,儘管車輛當時已是熄火狀態,但還是因為側面排氣管的高溫起火燃燒,最後熊熊烈火帶著DBR1一號車與整個維修區直接退出比賽,讓Aston Martin取得年度優勝的可能性頓時減少一大半。
 

(photo goodwood)DBR1 and the car and pit area was soon ablaze
由於車隊組員作業疏失未能關閉輸油管,導致熊熊烈火帶著DBR1一號車與整個維修區直接退出比賽。(photo goodwood)

但車隊總監David Brown可無意放任他們手上最有實力的車手在午後就可以下場領便當休息,Moss旋即被分配到Carroll Shelby/Jack Fairman的二號車進行追擊,在將近4個小時的趕跑之後,Moss最後駕駛著二號車以第一名通過終點,拿下了1959年Tourist Trophy的終站冠軍。事實上1959年RAC TT的競爭極其激烈,不僅前三名都在同一圈通過方格旗,DBR1也只以兩個車身的差距險勝Porsche 718 RSK以及Ferrari 250 TR賽車。
 

(Goodwood Revival)Stirling Moss winning in an Aston Martin around Goodwood on the 5th Sept 1959
1959年RAC TT的競爭極其激烈,前三名都在同一圈通過方格旗,DBR1只以兩個車身的差距險勝。(photo: Goodwood Revival)
(photo goodwood)Porsche 718 RSK
Porsche 718 RSK也非省油的燈,它以較低的S2.0組竟然能夠向上挑戰S3.0組的Aston Martin與Ferrari。(photo: Goodwood Revival)

在1959年度世界跑車錦標賽意料之外的逆轉劇上演之後,Aston Martin以微小的兩分優勢贏過當年的法拉利車隊總積分,取得了年度車隊冠軍。當時來自英國的Cooper車隊才與Jack Brabham取得了1959年F1的年度總冠軍與車手冠軍,對於英國人來說,Aston Martin取得另一座錦標賽獎盃自然是錦上添花的榮耀時刻。而其實在同年稍早時刻,由Carroll Shelby與Roy Salvadori駕駛的Aston Martin DBR1也取得了David Brown掛念將近十年的24 Hours of Le Mans冠軍,終於達成Aston Martin征服利曼賽道的龐大野心。
 

(Goodwood Revival)Carroll Shelby Reflects on Aston Martin and Le Mans
Carroll Shelby駕駛著DBR1取得了David Brown長久掛念的利曼冠軍;而當年Moss駕駛的DBR1 4號車並沒有通過終點。(photo: Goodwood Revival)

 
次回預告! 是誰試圖讓Enzo Ferrari改掉紅色的F1塗裝?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