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試啼聲 Porsche 911車系誕生之後的第一場比賽

 
保時捷在1963年首次完成356的後繼車型901之後,自然也替全新的車型規劃了一些性能本事,這輛配置水平對臥六缸引擎的雙門跑車不僅擁有激勵人心的日常駕駛性能,同時有著能在周末參加比賽的傑出才能。保時捷打從品牌誕生就是一個積極尋求賽車競技的品牌,356 SL在1951年於利曼首次出戰就獲得當年的分組冠軍,550 spyder更是50年代最輕量也最搶手的性能賽車,全新一代的901/911現在也蓄勢待發,準備在初次戰役中展示尚未被世人知曉的強大實力。

延伸閱讀:勝利初號機 最初踏上佛羅里達的911 也是第一輛獲得國際賽事冠軍的911
 

porsche_901_coupe_prototyp_56

 
斜槓人生

在保時捷品牌尚未壯大的時期,有才能的員工往往需要身兼數職,賽車工程師同時要兼任賽車手,車輛開發工程師也可以是副駕駛;而Huschke von Hanstein正是一位如此多才的人物,他是原廠的賽車總監,也是新聞媒體負責人,因此他決定將他在這兩方面的專才相互結合,為即將在1964年全新發表的911車型尋找一個絕妙的舞台,例如穿越歐洲長距離拉力賽:蒙地卡羅拉力賽(Monte Carlo Rally)。如此一來,911不僅可以在國際舞台上華麗登場,同時也能夠讓大眾知道這輛全新的車型究竟有多少能耐。
 

thora_hornung_porsche_901_coupe_prototyp_72

因此,新型的911將會成為一輛拉力賽車這件事已成定局,而司機搭檔也早已敲定,由經驗豐富的原廠試車手兼賽車手Herbert Linge擔任駕駛,他是一位能夠在550 Spyder壞在起跑線時親手把車輛修理定位,最後還能在比賽中維持領先地位的強大賽車手,而副駕駛也非等閒之輩,開發工程師Peter Falk也是對賽車運動極度癡迷的人物,對於車輛理解也不亞於Linge;有趣的是,這兩位對於品牌意義重大的車手也曾在1951年的比賽中一較高下,不過兩位當時參加的是德國黑深林的摩托車比賽。
 

porsche_911_2.0_coupe_monte 2

 
原廠設定

其實賽車總監Huschke von Hanstein當時只是希望能向世人展示356的後繼車型也擁有長距離的駕駛性能,von Hanstein並不追求勝利,而只是要一輛可以完成蒙地卡羅拉力的賽車,並且讓車子在通過終點之後與摩納哥王子Rainier拍攝一張宣傳照片。無論如何,一輛全新出廠的1964年式911在被指定為比賽的車輛,底盤編號為300055,其外觀鮮紅色烤漆與當時流行的Pepita人造皮革內裝幾乎原封不動,2.0升六缸引擎從130匹馬力被提升至150匹馬力,原廠的Solex化油器改以Weber化油器取代,負責駕駛的車手Linge也向改裝部門表態,希望排檔桿能夠向後移動一點以配合他的駕駛習慣。而其餘的改裝項目都是標準的拉力賽設置:完整的防滾籠設定、Twinmaster(雙重里程錶)、計時碼錶、車頭的霧燈以及一顆由副駕駛控制的車頂燈。
 

porsche_911_2.0_coupe_monte
img_7
img_6

 
冰天雪地

1964年秋季,Linge與Falk順利的完成了第一次拉力賽練習,接著他們在聖誕節與跨年之間完成了第二次。蒙地卡羅拉力總是在每年冬季的尾端開賽,但1965年初的大雪彷彿沒有盡頭,天空覆蓋著巨大且黑暗的積雲,幾乎沒有任何晴朗的跡象,也讓這場原本就充滿挑戰的長程拉力賽變成更加嚴峻的冬季拉力賽。面對更加多變的氣候,賽車改裝部門也針對這輛911賽車追加了一些雪地裝備:例如車尾的牽引裝置、一個供踩踏的鐵管與引擎蓋上的皮革把手,以及Hakkapeliitta的雪地釘胎等等。
 

porsche_911_2.0_coupe_monte_29

蒙地卡羅拉力終於在1965年1月開跑,但整個歐洲大陸都尚未從冬季中甦醒,Linge與Falk從冰天雪地的德國巴特洪堡(Bad Homburg)出發前往法國香貝里(Chambéry),路程中還需要面對來自荷蘭、比利時與法國等地區的風雪考驗,Falk也回憶了當時的單純且瘋狂行進策略:「通常我們只靠一支指南針就在暴風雪中開車前進。」
 

img_10

而阿爾卑斯山的路段則堪稱整場比賽的最大考驗,即便是經驗豐富的Linge還是不小心讓副駕駛的車側撞上了雪牆,對此副駕駛Falk則是生氣的將路書甩向後座以示抗議(當然在這種風暴時刻,路書的功能也許不多)。但無論路況如何險峻,這對搭檔最後還是遵守了車隊總監von Hanstein最初的指令,駕駛著賽車突破法國南部的暴風雪。「你們必須要駕駛這輛 911抵達摩納哥親王宮,這是全世界媒體都在等待的地方。」von Hanstein說道。考慮到獲勝一直都不是這輛911賽車參加比賽的目的,因此他們非常驚訝在倒數第二站的時候,名次竟然還提升至了第八名;此外,Linge也謹慎的保存了一組全新的雪地釘胎,來對付惡名昭彰的法國圖理尼山道(Col de Turini)路段。
 

porsche_911_2.0_coupe_monte_42

 
一戰成名

忽略本文的主角911,當時保時捷車隊的主力是一輛全新的中置引擎賽車Porsche 904 Carrera GTS,由Eugen Böhringer與Rolf Wütherich駕駛904賽車最後取得了優異的總排名第二成績(但是當年的蒙地卡羅冠軍則是堪稱傳奇的Mini Cooper S),不過對比獲獎無數、操控更精準、馬力重量比極佳的904,保時捷車隊所派出的這輛原廠911確實更加引人注目。Linge與Falk的華麗冒險並沒有以悲慘的失敗收場,而是取得了驚人的總排名第五的成績,車隊總監von Hanstein的直覺相當敏銳,他藉由精良的工程設計與競技血統,讓911車型在首次參賽就取得了出色名次,也替這款經典雙門跑車奠定了將會取得無數優勝的精彩未來。
 

img_8

 
流浪天涯

在取得優異名次與龐大公關績效之後,兩位通過嚴酷挑戰的車手的獎勵是”不用把車開回德國“,而是能夠輕鬆的乘坐飛機離開摩納哥。事實上,這輛911拉力賽車並沒有留在保時捷的手中太久,而是在移除引擎之後賣給了慕尼黑當地的經銷商,隨後出售給法國的賽車手Sylvain Garant使用,他替車輛安裝了一顆2.0升的Carrera 6引擎以四處征戰;但隨著初代911性能無法跟上時代之後,這輛車也注定要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之中。而歷經了數十年的時光之後,這輛911 “Monte”才被一位機敏的摩納哥當地人挖掘出來,並指引一位德國收藏家入手這輛瑰寶。

porsche_911_2.0_coupe_monte_8

 
全世界最適合的翻修人選

被發掘出來的911 “Monte”在經歷了許多比賽摧殘之後,外觀也顯得相當破舊,勢必要進行一番整備。因此收藏家在考證了車輛的歷史之後,也決定讓最適合的人來進行完整的翻新作業:保時捷經典部門「Porsche Classic」。車輛在2013年6月被送往原廠,接著翻新部門將車輛仔細拆解評估,並且將過去為了參加蒙地卡羅所改裝的零件復原。而除了復刻年份正確的零件之外,原廠也替車輛追加了一些現代防鏽技術,將車殼以陰極保護塗層(cathodic dip coating)包覆,這是1964年尚未發明的防鏽技術。早已不堪使用的電氣系統終於得到換新,被新車主改裝成雙邊的排氣管也恢復成原始的單側,所有電鍍零件與計時碼錶都再次閃閃發亮,而寶石紅的烤漆也終於恢復了原始的閃耀光彩。
 

img_2
img_4

 
邀請大師試駕

Porsche Classic只花費不到兩年的時間就把車輛修復完畢,原廠在2015年的春季重新發表,幾乎趕上911五十周年的慶祝時刻,而為了紀念911最初的戰役,他們也特地邀請了品牌的形象大使 ── 同時也是四屆蒙地卡羅冠軍 ── Walter Röhrl在蒙地卡羅經典的阿爾卑斯山路段體驗”全新”的911賽車。
 

4

Röhrl對於這輛既優雅且輕盈的911表示驚嘆,不僅車重不到一千公斤、165號窄胎與緊湊的迴轉半徑也展現了911與生俱來的巨大潛力,事實上,911車型確實在1970年代之後又取得了三次蒙地卡羅冠軍,由原廠車手Vic Elford 和 Björn Waldegård取得了這個傑出成就。
 

6

而除了Walter Röhrl之外,保時捷原廠也在2018年邀請了Herbert Linge與數位蒙地卡羅老將在法國圖理尼山道(Col de Turini)集結,包含了Vic Elford、René Rochebrun、Jean-Pierre Nicolas與Jacques Alméras等人在內,慶祝911在蒙地卡羅路段所取得的無數成就。
 

img_28
img_30
img_1
img_31
img_2
1
img_26
img_25
img_10
3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