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認為Euro 7會讓內燃機在2026年寸步難行

新的Euro 7不僅是針對大排量高性能內燃機做出限縮,甚至連輕巧的經濟型內燃機汽車也將會連帶受到影響。

 
 
我們都知道排汙法規是讓交通載具轉型電氣化的驅動力之一,隨著法規以及CO2的排放罰則雙管齊下,進而促進汽車製造廠積極的面對純電化趨勢,儘管我們都知道環保呼聲在眼下更像是文字遊戲,而不是有確實作為的地球救星。而現在根據一則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 European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的分析報告,他們注意到新的Euro 7提案對於內燃機動排汙的規範又比以往還要更加嚴苛,甚至會間接導致內燃機汽車在2026年就難以上市,而這比全球普遍有著共識的2030年期限又再提早了4年。
 

Euro 7的排放規範提案在2020年10月由超低排放汽車聯盟(又稱CLOVE, Consortium for ultra Low Vehicle Emissions)提出,預設會在2025年開始生效;而CLOVE是歐洲在排放領域中的學術研究/商業聯盟,他們成立的目的在於提供歐洲委員會提供如何減少廢棄排放的專業諮詢與研究分析。
 

但根據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的說法,新的Euro 7不僅是針對大排量高性能內燃機做出限縮(還要求他們在加速的時候都不可以超出規範量),甚至連輕巧的經濟型內燃機汽車也將會連帶受到影響,而難以持續生產。「ACEA認為CLOVE所提出的排廢限制願景,再加上其建議測試的環境一起考慮,是間接的等同禁止內燃機車輛販售,包含油電驅動的車款在內。」ACEA在聲明中如此表示。
 

2019101603_Toyota_Yaris

根據CLOVE提出的Euro 7提案,CLOVE認為技術飛越將會帶領世界朝向零排放前近,未來通過Euro 7規範的內燃機車輛,將會配製不同階段的”超級觸媒轉化器”(supercatalyst),以汽油引擎來說,觸媒轉化器將會結合電熱催化器(heated electric catalyst)設定,傳統的1.0三缸引擎可能就需要有三階段的轉化設定;2.0以上的引擎則是會配置氨滑催化器(ammonia slip catalyst)來減少汙染。
 

Alfa_Romeo_Giulia_GTAm_31

但ACEA對此則認為在小型車上安裝這些巨大又昂貴的配備幾乎是不可能的選項,不僅難以符合現有的車輛設計架構,甚至在安裝之後的基本車價也會顯著的提高。此外,ACEA也指出CLOVE要求安裝的車輛診斷系統會讓車輛售價大幅成長,建議報告中表示這套系統應該要在150,000英里里程內持續監控車輛,讓車輛始終維持在排放的標準之內。有一部份人士甚至認為這些提案法規的潛在目的是要刻意提高內燃機車款的售價,或是讓現有車輛無法滿足排廢要求,進而導致整個歐盟市場更迅速地朝向電動化推進。
 

目前CLOVE提出的汙染物限制標準(包括氮氧化物、一氧化碳、懸浮顆粒、氨、甲烷和二氧化氮)也是目前最低的數字要求,CLOVE也希望未來的Euro 7標準會加諸在用車的每一個環境之下,例如冷車發動、擁擠路況走停、全油門加速、上坡路段或是牽引拖車,這些特殊的情境目前都規範在Euro 6d極端駕駛情況(boundary conditions)中,其限制的條件並不相同。
 
「技術解決方案是設計用來達成的,或試圖達成的。(CLOVE)提案中的超低氮氧化物排放標準,加上極為嚴格的二氧化氮與氨的限制,將會非常昂貴且極端複雜。」ACEA說道。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