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一併更新 Aston Martin新任執行長重新設定DBX 到Valkyrie的未來

他們將會堅持使用純內燃機動力直到無法通過歐洲排放標準為止。

 
 
前AMG總監Tobias Moers在2020年8月擔任Aston Martin新任執行長之後,他也在品牌新的年度計劃中,重新針對旗下產品思考研發策略。毫無疑問的,在歷經2020年的百業蕭條之後,Aston Martin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站穩腳步,積極的減少庫存並簡化生產流程,才能夠擁有更多的資源創造新產品。
 

面對目前品牌最暢銷的DBX休旅車型,Moers目標是給予這輛車更多的性能輸出讓它與Urus相抗衡。根據他的說法,他認為DBX現在「在層峰的生活有點太過舒適了」,未來的DBX將會沿用來自”73 AMG”的PHEV油電V8動力,設定在2023年推出性能更加進階的DBX。而Lagonda的豪華車產品系列則又再次被擱置:「我喜歡這個打造Lagonda的想法,但是現在我們必須將其放在一邊。」Moers說。
 

接著是品牌被迫延宕許久的Valhalla和Vanquish開發計畫(Vanquish也預計修改為MR底盤設定),過去原廠曾表態這兩輛新的中置引擎超跑會採用V6引擎混合動力,但事實上這顆油電V6的研發進度幾乎停留在概念階段,這也讓Moers有機會在草圖階段就改為使用AMG 的V8引擎,不僅可以大幅減少研發成本,性能輸出的水平也不會因此大打折扣。
 

在離開AMG之前持續執導AMG Project One研發的Moers表示:「我們將會使用AMG的V8作為素材,為Valhalla打造一顆專屬的引擎,而Vanquish則可以得到另外一顆。我們將有機會創造比過去更多的關鍵性變化 ── 你不可能單純的把Black Series的引擎直接塞進中置引擎跑車中,你必須經過調整之後才有辦法做到,而我們將會自己來做這件事情。」
 

至於品牌至高的旗艦超跑Valkyrie,原廠也計畫將更多資源投注在Aston Martin工程部門,試圖讓這輛車在2021年底前問世,但儘管Valkyrie已經接近完工,Moers卻也承認他還在猶豫那顆Cosworth的自然進氣V12引擎是否有其他的替代方案:「對於單一車款來說,(這顆引擎)是一筆巨大的投資,我正在想辦法創造出其他種方案。」
 

而面對同樣在研發Project One的AMG,他也認為Valkyrie其實在本質上與AMG有一些差異:「它們並不是競爭對手,而是完全不同的車。以街車的角度來看,Valkyrie並不是一輛汽車,而是一輛有兩個座位的F1。而Project One則比較偏向一款正常的汽車,但擁有一組極度特殊的動力單元。」作為同時駕駛過這兩輛中置超跑原型車的品牌執行長,他的評論也確實佔有一席之地。
 

Aston Martin設定在2023年初開始進行諸多改革,但這並不包含混合動力的導入,他們將會堅持使用純內燃機動力直到無法通過歐洲排放標準為止,目前品牌的雙渦輪增壓V12引擎預期可以使用到2027年,屆時Aston Martin才會放棄抵抗,推出純電動跑車平台。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