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重修舊好 保時捷博物館偷偷翻新Walter Röhrl駕駛過的924 Carrera GTS

這肯定是Walter Röhrl最驚喜的74歲生日禮物了。  

 
 
保時捷經典部門/博物館為了慶祝他們的品牌大使Walter Röhrl在40年前駕駛了924 Carrera GTS賽車以及他的74歲生日,於是決定在暗中將這輛924賽車完整翻新,最後再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把車送到他家門前,原廠博物館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Walter Röhrl他老爹在生日那天又驚又喜。
 

DC6_0440.jpeg

 
924 GTS並非等閒之輩

回到1981年,賽車手Walter Röhrl與副駕駛Christian Geistdörfer以一輛黑金塗裝的924 Carrera GTS賽車 ‘Monnet’ 參加了國際ADAC Metz Rally拉力賽,儘管當年賽季由於賽車設定尚未穩定導致頻頻故障,但整體性能表現還是夠讓他們在德國拉力錦標賽(German Rally Championship)上拿到四次冠軍;而他於當年五月第一次駕駛924 Carrera GTS參加的Metz Rally,則是拿下了第二名的成績,證明了就算是引擎位置”錯誤”的transaxle保時捷賽車,依然還是有不俗的競爭力。”
 

DC6_0893.jpeg

隔年1982年,這輛924 GTS改由Jacky Ickx駕駛在Boucles de Spa Rally拉力賽中出場,之後才進行除役。在返回Weissach工廠之後,1982年的藍白Gitanes煙商塗裝又被修改回原本黑金的Monnet塗裝,並由保時捷博物館收藏至今。
 

DC3_9185.jpeg

 
一片鏽斑也都是歷史

原廠也刻意保留過去征戰參賽的外觀痕跡,包含一些鏽斑或是早已褪色的安全帶等等,而安全帶上方的”R”與”CG”縮寫刺繡,也代表著駕駛車輛的 Röhrl與Christian Geistdörfer。
 

_DC75404.jpeg

由於在外觀方面有保存歷史目的存在,也因此這次保時捷博物館翻修作業絕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在引擎之下完成。透過Weissach賽車部門的專家以及資深賽車工程師(與前拉力賽車手)Roland Kussmaul協助重建車輛,以確保車輛可以再次以完美狀態奔馳,Kussmaul過去也在1981年的時候協助打造了924 GTS賽車,也可以說他是與舊情人再度重逢。
 

_DC75952.jpeg
經驗老道的賽車工程師(與前拉力賽車手)Roland Kussmaul(左)也親自下場協助重建車輛。

除了一部分的底盤與燃油供應系統,以及造型特殊的車窗之外,從KKK 26渦輪增壓器、中冷器、變速箱、離合器、源自911 Turbo的制動系統、傳動系統到那2.0升四缸引擎,都經過原廠技師分解整備之後才回到車上。此外,Pirelli也提供了一組255/55 R15的輪胎給924 GTS使用。
 

_DC76738.jpeg
DC3_9368.jpeg
_DC76790.jpeg
DC7_2511.jpeg

 
曾經是最貴的保時捷

這輛924 Carrera GTS Rally在1980年12月12日出廠,同時也是量產前9輛原型車中的第5輛。原廠在1981年開售的924 Carrera GTS在當時是有史以來售價最昂貴的保時捷,價格達到11萬馬克(相當於當時的5.5萬美金),考慮到保時捷的911 Turbo車型售價還不到5萬美金($49,720),924 Carrera GTS的價位確實一點都不便宜,總產量也僅有59輛。
 

DC6_0873.jpeg

 
生日驚喜

但原廠博物館辛苦的翻新作業都可不只是為了保存保時捷的賽車歷史,博物館工坊負責人Kuno Werner表示:「這次最大的問題並不是汽車翻修,而是在於如何保持機密。我們計畫在兩次拉力世界冠軍74歲生日的時候,讓924 Carrera GTS出現在他家門口。但是由於Walter Röhrl實在認識太多這裡(博物館)的人物,因此要讓這個計畫保持隱密實在很困難。」
 

DC7_6668.jpeg
Walter Röhrld肯定非常疑惑Roland Kussmaul幹嘛開著這台車出現。

不過最後計劃還是在Walter Röhrl三月生日前順利完工,保時捷團隊以資深賽車工程師Roland Kussmaul為首,在2021年三月初將這輛924 Carrera GTS ‘Monnet’送到了Röhrl的家門口,也確實讓他大吃一驚。

「這對我來說是巨大的驚喜,我在40年前踏出了這輛車之後,就再也沒有坐進去過了。所以Roland帶著這輛車突然出現實在讓我非常驚訝。」Röhrl開心的說道。
 

DC3_0922.jpeg
當Röhrl再次駕駛著GTS穿越他孰悉的林道時,一切的回憶也都跟著被喚醒。

渦輪增壓在40年前仍然算是新技術,當Röhrl再次駕駛著GTS穿越他孰悉的林道時,一切的回憶也都跟著被喚醒:「作為習慣自然進氣引擎的車手,渦輪增壓引擎的脾氣會讓你發瘋。它的渦輪延遲相當明顯! 如果要讓車子快速過彎,你必須要在彎前再次踩下油門,好讓轉速能夠維持在高段。」
 
「這輛車為我開啟了保時捷的大門,也是為什麼我對它感到一股連結感,這像是一個回到過去的旅程,而我像是瞬間年輕了四十歲。」Röhrl回憶道。
 

DC6_1177.jpeg
「如果要讓車子快速過彎,你必須要在彎前再次踩下油門,好讓轉速能夠維持在高段。」
DC3_0908.jpeg
DC7_7953.jpeg
_DC75808.jpeg
_DC75419.jpeg
DC7_2552.jpeg
DC6_7177.jpeg
DC6_1337.jpeg
DC7_7350.jpeg
_DC75386.jpeg
_DC76473.jpeg
DC7_2624.jpeg
DC7_2507.jpeg
DC6_1028.jpeg
PG Weissach.jpeg
DC6_1452.jpeg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