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末的純血惡魔 Cizeta Moroder V16T

在Lamborghini Diablo原案被克萊斯勒退稿之後,Gandini終於能在Cizeta中施展手腳。

 
純血的定義

 
 
1980年代末,年屆49歲的Claudio Zampolli正在一間義大利Modena的工房中,與設計師Marcello Gandini熱切的討論如何打造一輛Lamborghini Countach的正統繼承人,在克萊斯勒於1987年接管Lamborghini品牌之後,美國人的造車思維似乎讓兩位義大利人心理有許多怨氣難以抒發,許多荒唐想法在燈泡的光芒中乍現,接著衰退到陰暗的角落,而一些真正令人驚奇的思緒則是落在藍圖紙上,只待大師將其化作現實。
 

(via: lambocars.com)

Gandini是建構Lamborghini品牌形象的主力設計師,Zampolli則是過去Lamborghini的開發工程師兼測試車手,這兩位黃金拍檔所協力打造的作品,確實比克萊斯勒更能展示傳承自Countach的血脈。當然,對於”正統”這兩個字來看,還是得看握有Lamborghini名稱權利的克萊斯勒會如何詮釋,因為Diablo的量產前整備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
 

最後亮相的Diablo外型主要還是由Chrysler設計中心針對市場做出修改,性情略顯激烈的Gandini本人非常不滿則是可以預期的事情。

 
就愛大又壯

於Lamborghini第一線退役之後數十年,Claudio Zampolli在80年代後期移居至美國洛杉磯,並開始經營義大利高性能的進口業務,儘管業務逐漸穩定,但Zampolli的心中就一直掛記著一個打造超跑的夢想。從他炙烈的眼神就可以知道,這不是那種想要把產品出售給消費者的圖利需求,而是一個純粹追求夢想的欲望,況且Zampolli並不特別需要賺錢,他的超跑維修與經銷業務的成績都非常亮眼。
 
Zampolli也曾在訪談中提到:「我一直都很喜歡大的東西,從小我就喜歡最大最強的汽車,我不是要挑剔那些V8引擎的法拉利與藍寶堅尼 ──他們都是很棒的車── 但是能夠讓我寄託理念的車輛一定要非常的特別。」
 

 
名人加持

Zampolli在開創了超跑品牌Cizeta Motors不久,就得到了義大利電子音樂製作人Giorgio Moroder的投資,其後品牌改名為Cizeta Moroder Motors以示敬意,而Moroder也以持股50%的方式提供了名聲與資金的援助,不能否認Moroder的名氣確實在上層社會中有著一定的影響力。不過可惜的是,Zampolli與Moroder的合作關係在兩輛原型車完成之後就宣告解散,最初以Cizeta-Moroder V16T宣傳的V16引擎超跑,最後又再度變回了單獨的Cizeta。
 

Giorgio Moroder與一輛Cizeta-Moroder V16T合影。

 
明星團隊

為了開發一輛能夠不愧Countach正統繼承人名號的新世代超跑,Zampolli再度召集了一群菁英團隊,而這幾位都是過去建立起Lamborghini帝國的資深技術人員,由Countach設計師Marcello Gandini進行外觀設計,Oliviero Pedrazzi是首席工程師兼引擎設計師,Achille Bevini和Ianose Bronzatti負責懸吊系統與底盤。車體打造則是交給了資歷老練的工匠Giancarlo Guerra負責,過去Guerra不僅在Scaglietti車體廠中建造了經典的Ferrari 250 GTO,他也曾指導Lamborghini如何以更經濟高效的方式來打造Countach複雜的車體與底盤設計,可謂Lamborghini的一代功臣。
 

 
V16至今依然稀奇

在Lamborghini Diablo原案被克萊斯勒退稿之後,Gandini終於能在Cizeta中施展手腳。而有趣的是,雖然Cizeta V16T造型低扁流線,但其實他們完全無意要把這輛車丟進風洞測試 ──「Lamborghini從來都沒有為此煩惱過」Zampolli嘲諷一般的說道。而在驚人超跑外觀之下,5995cc全鋁合金64氣門8頂置凸輪軸配置的V16引擎才是最大的賣點,Zampolli受到傳奇的Lamborghini Miura引擎佈局的啟發,執意要將其巨大的V16引擎以中置橫向的方式安裝,最後配對五速手排變速箱,沉重的離合器踏板則是8-90年代超跑的特色之一。
 

當時Zampolli認為V12引擎已經愈來愈不稀奇,為了讓Cizeta超跑有著不容錯認的超跑風格,他才選擇了少見的V16引擎做為動力,多了四個汽缸不僅在運轉曲線與功率輸出都更有優勢之外,其高轉的引擎聲浪也是與眾不同,在8000rpm的轉速下擁有最大540匹馬力,峰值扭力可達到542Nm,在理論數據上能將1700公斤的Cizeta V16T推至320km/h(200mph)之上的境界。事實上,Zampolli甚至還要求工程師重新設計點火順序,好讓這個V16引擎不會讓人覺得只是兩組V8黏在一起。
 

 
義大利製造的美式駕馭風格

身為定居洛杉磯的新創業者,Zampolli固執的品牌觀念也讓他堅持要在義大利Modena打造Cizeta超跑,以他的說法就是:「Modena是一個超跑之城,而你永遠不能夠在日本生產勞斯萊斯。」但儘管Zampolli堅持標示產地,其產品的內容卻是往美式習慣靠攏。在巨大車身之下,Cizeta V16T安裝了便於駕駛的動力方向盤與空調系統,孰悉美國消費者習性的Zampolli並不排斥安裝這些會削弱睪固酮意象的產物,對於美國人來說,車子好開又功能正常才是最重要的
 

1993-Cizeta-V16T-_8
1993-Cizeta-V16T-_12

而因為造車的成本實在太高,Zampolli也表示他對於車輛沒有最新的ABS系統感到遺憾。此外,巨大的V16引擎也導致整輛車非常寬闊,就算資歷豐富的Gandini也無法違反物理定律,Cizeta V16T比Testarossa寬上3英寸,車長也不惶多讓,總長比Countach多出3英寸。
 

 
產量稀少

Cizeta Moroder V16T原型車在1988年的洛杉磯首次發表,量產版到1990才正式推出,當時的定價落則在280,000美元附近,儘管北美地區並不缺乏多金買家,但Cizeta最終也只順利地打造出20台V16T。首批的Cizeta V16T只生產了9輛,圖中這輛底盤編號101的藍色右駕版本則是由汶萊王室下訂,並在交車之前曾於1993年的日內瓦車展之中展示,但事實上這輛車從來未曾順利交車,而是一直停留在新加坡的經銷商之中。藉由石油資源所創造的豐裕財富,汶萊王室收藏了來自世界各地多達兩千多輛的車款,而對於獨特性與審美觀極為要求的王室成員,自然會對Cizeta打造的V16超跑產生興趣,最後他們買下了首批9台之中的3輛,分別是一輛藍色與兩台黑色。
 

編號101在日內瓦展示的身影。(via: rmsothebys.com)

1993年式Cizeta V16T曾在2021年一月舉辦的RM Sotheby’s – ARIZONA拍賣中刊登出售,最終以665,000美金的價格成交(約台幣1,900萬),考慮到Cizeta V16T總體數量稀少,而且里程完全沒超過1000公里的近全新車況,作為一輛Countach的準繼承人,這輛Cizeta V16T的成交價格似乎還算是太過划算。
 

這輛底盤編號101也有著原型車風格的橫式進氣孔設計,與其他量產的Cizeta V16T直列鰓狀設計又有些不同。
1993-Cizeta-V16T-_7
1993-Cizeta-V16T-_5
1993-Cizeta-V16T-_26
1993-Cizeta-V16T-_16
1993-Cizeta-V16T-_14
1993-Cizeta-V16T-_31
1993-Cizeta-V16T-_21
1993-Cizeta-V16T-_18
1993-Cizeta-V16T-_13
1993-Cizeta-V16T-_35
1993-Cizeta-V16T-_24
1993-Cizeta-V16T-_17
1993-Cizeta-V16T-_22
1993-Cizeta-V16T-_37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