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歐洲人見識一下美國精神 Chevrolet Corvette的利曼大夢(上)

總是要有人站出來大喊一聲:「美國賽車可不是好惹的!」

 
 
2020年度的24 Hours of Le Mans大賽的參賽名單已在2020年七月份公布,而我們也注意到了多年來持續在法國La Sarthe賽道中奔馳的黃色閃電 ── 來自美國的Corvette車隊,確定會在2020年缺席。
 

沒錯,2020的9月份看不到來自美國的黃色閃電了。

事實上Corvette車隊早在2020年五月就已發表了聲明,指出由於原定六月的比賽延期至九月,以及全球疫情的不確定因素增加,他們將會放棄參加2020年的24 Hours of Le Mans大賽,而這份消息也的確讓車迷不免感到一絲惋惜。而我們也藉著這支美國車隊主動提出中場休息之時,來回顧一下Corvette過去是如何打進歐洲的賽事。
 

 
一切要從Cunningham開始說起

24 Hours of Le Mans大賽早在40年代就已負盛名,從1923年以來,能在這個法國賽道上堅持奔馳24小時並通過終點,就是各個汽車品牌們證明自家造車技術的最好宣傳。而在地理位置的便利之下,早年的利曼冠軍都是由歐洲品牌的賽車隊所獨佔,Bentley、Alfa Romeo或是Bugatti。在歐洲人的觀點中,美國賽車總是被認為不具有相應的性能與耐用度,來與歐洲一流的競爭對手交鋒。
 

Ferrari 166 MM初試啼聲即拿下冠軍,見證其賽車血統的不凡。

而這份刻板印象要一直到1948年才終於有改觀的轉機,一位百萬富豪兼賽車手Briggs Swift Cunningham下定決心要來參加這個世界上最具挑戰的耐力大賽,但儘管他準備好要拿出了一份可觀的資金要來投資車隊,卻還不知道該選用何種車輛來當作賽車。
 

Briggs Cunningham不只是位富豪,同時也是一位積極進取的賽車手。

 
法國人說:「美國人就是野蠻!

Cunningham最初邀請了Hot-Rod的改裝始祖與公路賽車大師Bill Frick製作了一輛美式賽車,並且把車輛資料送往法國賽事協會認證。但法國的賽事官方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把回絕的文書送達 ── 因為法國人認為Hot-Rod實在是太過野蠻(barbaric),並不適合參加”優雅”的歐洲賽事。
 

Bill Frick是最早Hot-Rod的改裝大師與公路賽車創始人,上圖為Bill Frick的改裝作品而非Cunningham的委託。
(via: Bill Frick Motors – Kustomrama)

 
兩輛巨獸在1950引起轟動

1949年底,Cunningham試圖打入歐洲賽事的傳聞已經在美國汽車界中廣為人知,而GM在這時候站出來,提供了兩輛1950年最新款的Cadillac Series-61 Coupe DeVilles給Cunningham作為參賽使用,但原則上基於賽事認證的規範,Cunningham還是親自向GM購買了這兩輛Cadillac。
 

兩輛最新款的Cadillac Series-61 Coupe DeVilles主要是在外型上有顯著的差異。

被法國媒體戲稱”Le Monstre”(怪獸)的兩台龐然大物在1950年以兩種車體參賽,分別掛上2與3號參賽,Cunningham將2號Cadillac修改為流線的外殼設計,但性能則大抵與3號車一致。儘管2號流線車體在速度上佔有一定的優勢,但最終卻因為遭遇事故,讓全原廠的3號車獲得比2號車更好的名次,自此Cunningham的歐洲之旅才正要開始而已。
 
延伸閱讀:利曼巨獸! 當凱迪拉克登上1950年的利曼賽道
 

在Pit區也展現其不凡的體積與氣勢,難怪法國媒體會將他們戲稱”Le Monstre”(怪獸)。

 
連Jaguar都會怕 C-Series賽車登場

Cunningham沒有因為兩輛Cadillac賽車只拿到了平庸的成績而感到挫折,事實上以Cadillac巨大的身形與原廠性能來看,這兩輛車的成績甚至可以說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而有了參賽的經驗之後,Cunningham也終於正式開始打造屬於他自己的耐力賽車。
 

兩輛Cadillac賽車拿下了第10與第11名,以其巨大的車型來說其實成績已非常優異。

俗稱的”Cunningham Racers”賽車差不多與Chevrolet研發Corvette的時期相同,但對於1953年出產的Corvette來說,C1可以說是毫無賽車的血統可言,其操控性甚至還被人戲稱為”裝有輪子的浴缸“,而貧弱的動力更不可能與歐洲的一線賽車匹敵。
 

初代的C1雖然美麗卻毫無賽車的血統,其操控性還被人戲稱為”裝有輪子的浴缸“。

反觀在對於運動賽事有較多經驗的Cunningham,他的C-Series賽車使用了Chrysler 331 Hemi V8大馬力引擎,以四百匹馬力驅動僅有一頓出頭的賽車,而C-1神似Shelby Cobra的英式車體設計,這次也肯定不會再次被法國人婉拒。
 

但實際上,Shelby Cobra要再等待十年之後才會誕生。

Cunningham在1951年以C2-R正式參賽,並逐年精進賽車設計,他在1953年以C5-R差點讓Jaguar的全新賽車C-Type失去冠軍,以第三名相差一圈的成績通過終點;1954年再度以C4-R震驚法國的觀眾,以第三與第五名的超優異成績,向世人證明美國的賽車並不是好惹的角色。
 

Cunningham在1951年以C2-R正式參賽,並且多次讓歐洲車隊感到壓力。
1953年C5-R以第三名相差一圈的成績通過終點,差點讓Jaguar的全新賽車C-Type失去冠軍。
M1516872_INC_004
19
12
12.2

 
Duntov與Cunningham 兩大傳奇終於見面

在50年代末期,儘管Cunningham的賽車在賽道表現不錯,但他卻逐漸喪失了想以美國賽車獲得利曼冠軍的意志,他關閉了位於佛羅里達州西棕櫚灘(West Palm Beach)的賽車工廠,轉而向Jaguar購買代理權,一面從車輛代理賺取資金,一面以高性能的歐洲賽車成立隊伍,例如Jaguar、Maserati、Lister或是Porsche等等。
 

Cunningham在50年代末期改以高性能的歐洲賽車成立隊伍參賽。

1957年,美國汽聯會(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AMA)制定了一條”紳士協議“,來勸阻各個汽車品牌不要以廠隊的身分參加比賽。事實上,AMA的協議也指出車廠或是旗下員工,都不應提供車輛、宣傳戰績、廣告市售車的性能或是以原廠贊助的身分,來幫助任何人來參加汽車競賽。
 

在協議的限制條件之下,Cunningham車隊”非正規品牌”的角色,正是讓Corvette進入國際舞台的絕佳機會。

但Chevrolet的總工程師Zora Arkus-Duntov在經歷了初代C1的惡評之後,為了證明改良後的Corvette擁有超群的性能,Duntov在1960年主動向Cunningham接觸,他在1953年至1960年之間讓Corvette在工程設計上取得了重大的進展,並表示希望能夠將Corvette投入24 Hours of LeMans大賽。
 

Zora Arkus-Duntov正在測試一輛賽車版本的Corvette prototype

因為Duntov意識到Cunningham車隊”非正規品牌”的角色,正是讓Corvette進入國際舞台的絕佳機會,身為頂尖工程師與賽車手的Duntov理解Cunningham也同樣是一位出色的賽車手與工程師(而且又財務無虞),因此他願意將升級的Corvette託付給Cunningham來參加比賽,Duntov當時相信修改過後的Corvette已經準備好在世界舞台上展開競爭…
 

未完待續…來自美國的Corvette是如何震驚法國人!
 

Duntov相信修改過後的Corvette已經準備好在世界舞台上展開競爭。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