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總是無法自拔的緬懷過去?

Why is Retro design so Hooked on the Past?

 
致敬永不退燒

礙於人類手指的數量,我們總是以十年作為一個單位來計量事物,每一個十年都有一份獨特的主題呈現。從歷史的脈絡中我們也可以發現,懷舊復古的致敬設計幾乎與工業設計形影不離,事實上一直到近兩三幾年之內,我們都還是可以看到大量的致敬車持續推出:例如美形卻無望量產的Peugeot e-Legend Concept、與Bugatti EB110揮手的Centodieci、純電復古款的VW ID Buggy與Buzz、終於有點歷史可以賣弄的Hyundai 45 Concept,甚至是意義不甚明確的Vision Mercedes Simplex…

復古致敬車款已經多到難以列舉,設計師利用大眾熟悉的經典文化大作文章,無非是希望可以獲得關注。
Hyundai 45表現其實相當不錯,但由於過去ITALdesign的風格太過一致,看起來有點像是在跟VW Golf致敬。
I.D. Buzz已經吵了許多年,目前也仍在籌畫上市中
作為承先啟後的意念象徵,Mercedes 推出了Vision Simplex Concept,但除之外可能沒有太多意義搭載…

 
終極的愛

有趣的是,復古設計早已經不是最高階的致敬手段,別忘了Jaguar正在打造完全規格相同的D-Type與XKSS Continuation系列,同時Aston Martin(DB4 GT/GTZ)與Bentley(4.5 Blower)也都正在執行一模一樣的計畫。部分性情激烈的藏家已經無法忍受只有特定元素造型與功能的精神寄託,對於懷舊的終極手段,我們需要完全相同的物件,才能夠喚醒其中最熾烈的記憶。
 

唯有完全相同的物件,才能夠喚醒靈魂中最熾烈的記憶,單一元素致敬早已不能滿足某些多金藏家的懷舊情懷。

 
自充滿夢想的時代出生

復古設計或許是在最美好的時代中迸發而出,Nissan Figaro在泡沫經濟的崩壞前夕1991年登場;但畢竟那是一個只要車廠推出任何車型,日本人都會從最貴的單品照單全收的時代。因此我們很難證明復古風格在當時是否真有其特殊價值;也許是因為人們手中有錢才買,又或是單純為了證明自己品味獨特。
 

作為當代復古的一記響槍,Figaro在泡沫膨脹最癲狂的時刻推出。

 
緬懷金牌

緊接著歐洲也在千禧年之際掀起了一陣巨大的復古旋風,Volkswagen在1994年推出了震驚世界的New Beetle復古車型,BMW則在2001年重新設計了經典Mini車款;美國人也沒有被丟下,Chrysler推出了PT Cruiser,Ford則是回望初衷,設計了絕對復古的Thunderbird。在邁入全新世紀同時,汽車製造廠似乎也傾向於開始回顧過去的精華時刻;此外,在面對更多的電子零件與更複雜的法規限制之下,設計師也正在向過去追求更簡潔單純的設計元素,希望可以從中獲得嶄新的靈感。
 

Volkswagen Concept One在1994年推出,以相當絕妙的筆觸詮釋了50年前的設計語彙。
我們也別忘了美國三巨頭都在千禧年的時刻,突然一同回望自家第一世代的肌肉跑車;全新復古設計的Mustang / Challenger / Camaro也都在2000年附近推出。
沒事,我只是想放一下PT Cruiser讓你瞧瞧。

 
無以名狀的恐懼

但並不是所有的懷舊風格都是起源於品牌反思,這些可以精準勾起回憶的設計也可以是人們心靈安全的避風港。人類的幸福感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之後形成一個巨大的分水嶺,加上政治動盪、恐怖攻擊與環境破壞焦慮等等外因,一個集體憂鬱的時代也讓往後2010年代人們,開始有系統的發展出刻意的懷舊情懷(Nostalgia),而事實上這並沒有侷限在汽車產業,而是在所有的文化面相中,你都可以觀察到這種趨勢。
 

你是否發現你平常聽的音樂已經逃不開某些特定的種類,沉浸在某個特定的領域可以平撫人的情緒,在工業設計的層面其實也能收得相似的功效;感謝80風潮回歸,竹内 まりや也再次闖進潮流排行。

 
時代感大放送

2010之後相當普遍的可以觀察到,各種80年代經典電影被好萊塢翻拍(或是製作續集),各大時尚品牌對於80/90的氛圍大量釋放,對於眾人來說,舊流行反倒成為一種最新文化。各品牌市場行銷人員也緊抓這股潮流,大量的推出復古情懷的商品,讓這批開始擁有自主財產Y世代中堅消費者,可以恣意的在他們孰悉的氛圍中揮灑倘佯,以便找回他們”曾經失去的童年”。
 

Alessandro Michele持續替Gucci大量揮發80年代氣體,他在2016年的Campaign中致敬了80年代的Cult film《Christiane F》。

 
復古真為良帖?

不過我們是否就該如此用力的追求復古設計嗎? 別忘了Volkswagen才剛在2019年殺掉了經典的Beetle車型,可愛扮相Alfa Romeo MiTo也不再生產,種種跡象指出就算是再經典的設計元素,消費者也會有倦怠的時刻。但是相反的,像是Alpine A110或是尚未發表的Nissan Z等全新世代的挑戰者,也正在陸續加入戰局,暗示著復古設計雖然不能列為主流銷售的汽車種類,卻還是能擁有某種程度的品牌號召力。
 

Alpine A110在2017年經典回歸,讓人相當驚訝在這個艱難的世道之中,竟然還有人敢出這種利基市場的車型…

 
繼往開來

在進入2020年代之後,相信車廠又即將面臨一個新的反省時期,許多品牌都會把握這個時機推出新世代的設計語彙,並同時宣揚過去豐富的歷史。例如Honda e正是緬懷過去第一世代的Civic車型,卻同時以實用美觀的鋪陳,重新詮釋過去的經典設計。對於汽車製造商來說,以孰悉的外觀包覆大眾尚未熟悉的科技(例如純電動車),也可以算是一種有效的手段吧?
 

Honda e刻意致敬了第一世代Civic的剪影,但一切外觀內裝都是以電力為依據設計,象徵品牌一個全新的起始點。
「喜美」的起源相信眾人都不會太過陌生,這輛乘載大地回憶的國民車,已化成品牌經典的代名詞。
大改的Fiat 500E仍然堅守風格,將以復古扮相邁入純電時代。
Mini才剛度過60周年,儘管精神傳承不全然正統,但依然是復古車型的中流砥柱。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