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能野馬原爆點 1965 Shelby GT350R

Ken Miles' 1965 Ford Mustang Shelby GT350R race car is going to Mecum auction.

對,又是那個電影《賽道狂人》裡面的Ken Miles,相信各位最近都可以注意到電影周邊商品被用力炒作的趨勢,現在除了先前在電影裡面的道具車被拉出來拍賣之外,Mecum也將在接下來2020年五月登場的Indianapolis auction中(不知是否會被停辦),推出Ken Miles曾在SCCA中參賽的Shelby GT350R賽車
 

蹭著電影光環熱度,這台第一輛GT350的賽車有機會一舉打破同車系的成交紀錄嗎?

歸功於Miles兇猛的駕駛風格,史上第一輛Shelby GT350 “R車型”被後人暱稱為「會飛的野馬」(Flying Mustang),GT350不僅是Shelby的第一輛性能野馬車型,同時也是福特歷史中,最初也重要的一輛性能野馬。
 

重踩油門絕不軟腳,Miles的狂放風格留下許多飛躍的經典畫面。

1965年野馬發表未滿一年,當時的Ford Motor與Shelby American關係相當緊密(畢竟有Le Mans賽車正在開發),福特原廠希望借助Shelby的品牌光環,請他打造一輛純正的性能野馬,試圖化解大眾對於價格低廉的野馬有著「秘書才要開」(secretary’s car)的誤會。
 

不是只有英國福特Escort才有祕書車之稱,新生的Mustang也需要試圖打破窠臼,因此福特便委託老爹打造強化野馬。

被交付任務的Carroll Shelby根據慣例,他不只把野馬升級至SCCA(Sports Car Club of America)的賽事等級,還打算以GT350稱霸1965年量產車BP組別(B-Production)的賽事冠軍,Shelby樹立了一個性能野馬的新典範,在後世持續的在野馬車系之間傳承。
 

參加SCCA並不是頂天難事,但是稱霸賽事就要靠一點天分跟實力了。

編號#5R002是第一輛賽事規格的GT350 – “R”,它身兼多種功能,同時也是Shelby American的測試原型車之一,它用來測試各種新概念與零組件的功能,由Ken Miles、Bob Bondurant、Chuck Cantwell、Peter Brock與Jerry Titus等車手與工程師測試駕駛,行駛超過50,000英里(80,500公里)的測試里程,為之後的34輛客製的GT350R廠車量產化鋪路。
 

GT350R的開發經驗也為後來的GT350街道版本鋪路。

除了測試與賽車之外,它也是原廠的展示車,吸引買家感受到這輛「R-Model」的強大潛能;實際上,肩負如此多元的任務,#5R002已經成為自成一格的特規GT350R,讓它與量產版本的R車型在許多細節零件設定完全不同。
 

歷經諸多測試,#5R002已經成為自成一格的特規車型。

#5R002在1965年被Shelby投入賽事以測試GT350R的能耐,首戰正好是情人節(2/14)當天,Ken Miles駕駛著#5R002在德州的Green Valley賽道登場,並且毫無懸念的取得了GT350R的首次勝利。
 

Ken Miles在Green Valley初賽就拿下BP組首勝,Shelby應該是情人節中笑的最燦爛的那一位。
(Weldon Nash photo)

接下來GT350R基本上稱霸了整個SCCA的BP組別系列賽,在德州首勝兩周之後,接著包含另一位車手Jerry Titus也駕駛著GT350R在加州的Pomona、Santa Barbara與亞利桑那州的Tucson、Phoenix取下四次勝利,加州的Riverside中則是獲得第二名。
 

Miles持續與一輛比它組別更高的#51號Merlyn賽車纏鬥,雖然GT350R總排是第二但實際上仍是分組第一。
(Weldon Nash photo)

GT350計畫工程師Chuck Cantwell也在同年七月參加了Willow Springs的賽事,獲得量產車B組第二名,接著在隔日的全國比賽中拿下分組冠軍。另一位車手Ed Leslie也曾駕駛著#5R002參加舊金山的Candlestick Park賽事,排在另一台GT350R賽車#5R001(Jerry Titus駕駛)後方,獲得亞軍。
 

GT350R持續的在國內大小賽事中獲勝,拿下至少超過十次的SCCA分組冠軍,成功地打響了GT350的名號。

但或許除了瘋狂的連勝之外,對於Shelby品牌更重要的應該是Ken Miles留下了第一張騰空的GT350R照片,接著在媒體的廣傳之下,騰空野馬成為Shelby最棒的宣傳材料,在各大雜誌與廣告中出現,並且獲得「會飛的野馬」的稱號。
 

GT350榮登當年Road&Track雜誌的封面,呈現Carroll Shelby被他親手打造的三輛跑車圍繞;最近麥特戴蒙也剛被jay leno強迫拍了一組相似的構圖。

根據Shelby American的原廠資料指出,#5R002在1966年功成身退,以4,000美金售出(四千鎂大約是當時野馬起價的兩倍,約現在的32,460美金),賣給了一位密西根的福特性能部門工程師Bill Clawson。Clawson在日後也曾駕駛著#5R002在賽道上奔馳(並且獲勝無數),他保留了極度完整的車籍資料並仔細建檔,這些重要的資料都將會包含在拍賣車中,作為福特野馬的史料也相當珍貴。
 

Shelby玩票性質的創造了Terlingua Racing Team,並且在第一輛參賽的GT350R上面貼上了象徵他們城鎮的兔子徽章。Terlingua是德州南方的一個小鎮,人口僅有7員(不包含9隻山羊以及2隻墨西哥驢子),是Carroll Shelby與他的律師朋友Dave Witts合法擁有的城鎮,也是他們放假休閒的好去處。
根據Terlingua Racing Team的描述,徽章中包含了象徵德州地區的兔子圖案與印地安人的三根羽毛,而舉手的兔子其實是在說”別在我的辣椒裡加胡椒!”,實在幽默。(“No more peppers in my chili please!!!”)

謹慎紀錄車輛資訊也有著相當重要的好處,Clawson在經歷過幾次引擎故障之後,向福特原廠尋求幫助,當他被引導至福特位於密西根的協力廠Kar Kraft之後,竟然意外的獲得了完整賽事規格的GT40 “XE”引擎;掛名”XE”(experimental)的賽車引擎理論上不能離開福特原廠的視線,以避免對手GM獲得任何資訊。這些奇幻的整修歷程都被Clawson仔細的紀錄,並且成為日後翻修重要的考據之一。
 

仔細的紀錄造冊也有助於日後翻修的精準度。

在幾經轉手之後,這輛車最後在2010被賣到Shelby收藏家John Atzbach手中,Atzbach委託了經典車修復專家Thoroughbred Restorations,花費了四年仔細地研讀資料,並且仰賴許多前Shelby的員工知識,才終於將車輛恢復到原始的賽車狀態。
 

2010翻修的目標是回到1965年Ken Miles在Green Valley初賽的設定狀態。

而拍賣公司Mecum認為這樣一款文物等級的GT350R,雖然可能無法超越今年的Bullitt Mustang(374萬美元)或是前一個1967 Shelby Super Snake(220萬美金)的世界成交紀錄,但根據保險公司Hagerty的評估,GT350R原型車#5R002粗估將會有一百萬美金的成交金額,價格已經比GT350R量產車型要多上三倍左右,而考慮的#5R002的地位與收藏價值,超過預估價格也並非不無可能。
 

麥坤的野馬已名列神主牌,但預估超過一百萬美金的GT350R有可能會突破車系的成交紀錄嗎?

 
Shelby GT350R以驚天的385萬美金成交

(2020/7/20更新)
Steve McQueen的1968 Bullitt或許是史上最酷又最貴的野馬,當時在2020一月的Mecum拍賣以374萬美金(約台幣1.1億)的超高金額成交,成為世界上最貴的野馬車型。而現在Ken Miles與Bob Bondurant、Chuck Cantwell、Peter Brock和Jerry Titus等著名車手的加持之下,這輛史上第一輛Shelby GT350R也在Mecum Indy 2020拍賣中,以總額385萬美金成交(約台幣1.13億),直接突破Bullitt的紀錄,一舉成為史上最貴的野馬車型。
 

GT350R賽車與街車的辨識重點之一,R版本有通風窗。
當初的GT40 XE引擎也在翻修過程中,被替換回原裝的4.7升V8引擎。
賽車就賽車,不准聽音樂!(拔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