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復刻12輛Bentley 4.5-litre Blower有很難嗎?

How Bentley is recreating its legendary 4.5-litre Blower

Bentley的頂級手工廠Mulliner目前正在以逆向工程打造復刻版1929 Bentley 4.5-litre Blower,Bentley在2019年底時發布了復刻12輛Blower的消息,每一輛售價從150萬英鎊起跳,接著Mulliner將會在2022年將絲毫不差的復刻版送到你手上…如果從表訂計畫上來看的話。
 

花費150萬英鎊(5,900萬台幣)並且再等兩年,就可以得到完整複製的4.5-litre Blower。

或許4.5-litre Blower是Bentley品牌最著名的車款之一,但肯定不會是W.O. Bentley本人最喜愛的作品,畢竟他提倡著「車要快,引擎就要更大」的造車理念,對他來說,使用機械增壓(Blower)這種邪魔歪道的技術,並不是一位英國紳士應該打造的賽車。
 

W.O. Bentley本人推廣「大才是一切」的美學,因此他並不接受”鼓風機”的提案,而是推出了更大排氣量的 6.5-litre Speed Six。

很可惜,熱愛賽車的”Bentley Boys”們並不這樣思考,Henry ‘Tim’ Birkin找上了機械增壓的專家Amherst Villiers,請他為4.5-litre設計一組鼓風機,讓車輛性能從177hp大幅上漲至243hp。最終Birkin成功的說服了同樣是”Bentley Boys”的Betnley執行長Woolf Barnato對抗W.O. Bentley的意志,成功決議打造五十輛4.5-litre Blower(以及四輛Birkin專用的賽車版本)。
 

好吧,都成功說服原廠量產Blower了,結果在賽道卻沒有好成績,這下可好。

但很可惜的是,Blower賽車並沒有順利的在賽道上發揮應有的實力,這些機械增壓的大馬力賽車並沒有耐用度可言,反倒是W.O. Bentley所構思的6.5-litre Speed Six在1930 Le Mans獲得了冠亞軍(其中冠軍還是由Woolf Barnato所駕駛)。征戰未果的No2的4.5-litre目前仍然由Bentley Motors官方所保存,目前正在Mulliner的總部拆解分析。
 

雖然Woolf Barnato批准了Blower的量產計畫,但結果他本人卻駕駛著6.5-litre Speed Six在1930 Le Mans獲得了冠軍…嗯?

要完整再現Henry ‘Tim’ Birkin爵士的戰前賓利賽車聽起來似乎很單純,只是把將近3,000塊的零件拆開之後(你看比樂高還少),再以3D掃描建檔,接著複製出一模一樣的物件,為此Bentley原廠也提供了一輛”Team Blower” No2的4.5-litre當作掃描的原型樣板,而直到把車子分解的那一剎那,才知道工作量竟然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多很多很多…
 

正當我們想像著:「3D掃描加上現代工藝技術,應該沒有這麼難吧?」…的時候。

即將復刻總數12輛的Mulliner計畫負責人Glyn Davies表示,如果有足夠的技術,直接複製零件再組裝成一輛新的車型,並不是太過複雜的事情;但事實上似乎有不少事情並沒有想像中如此單純,更甚的是這輛車在1956年就被翻新過一次,許多零件早就不是原始素材。
 

No2在1956年就被翻新過一次,尋找真正的原裝零件(與材質)也是艱困的工作之一。

而面對已經拆解的No2樣本車, Davies 也表示:「我本來認為這些Blower都是一樣的規格,全部都以相同的底盤打造;但其實它們不是。 Birkin的車是在規格之外的設計,他們使用5.3mm的底盤鋼材,而不是原本規格的4.2mm。接著原始的量產車型使用的是熱鉚接技術(hot rivets)打造底盤,但Birkin卻是使用螺絲組裝底盤。我們的實驗室已向我確認,儘管鋼筋強度係數不同,但我們還是有機會從現代鋼材中找到韌性相似的材料,這些都是我們過去沒有想過的問題,而且還不是所有的問題項目。」接著Davies也說到關於機械增壓器的都市傳說:「每一次我們看到它(Blower)的照片,看起來就是跟之前不太一樣。」
 

關於機械增壓器的都市傳說:「每一次我們看到它(Blower)的照片,看起來就是跟之前不太一樣。」

「我們甚至發現這台車根本就沒有對稱。」Bentley的執行長Adrian Hallmark也表示:「他們在1930年代開始有了車輛對稱的設計概念,但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相應的技術來打造完全對稱的底盤。雖然我們打算以1930年代的眼光來打造與過去一模一樣的車型,但我們還是會把對稱的問題給解決。擁有一組對稱良好的底盤絕對不是壞事。」
 

英國人在1930年代開始有了車輛對稱的設計概念,但事實上他們根本做不出對稱底盤,就像法拉利的車門永遠一長一短一樣。

Davies與他的Mulliner小幫手們目前即將完成全車的零件掃描作業,準備進入新的階段:就是選擇組裝的材料,並且煩惱各種公差問題。或是他們還得決定到底該不該順手把引擎的散熱口外觀整修得更加整齊--感謝那些在90年前為了參賽而在外觀虛應故事的英國工人們。
 

時間無以蹉跎,其實許多賽車製程往往比你想像中的還要糟糕許多。

事實上選擇材料也不是簡單的事情,例如No2 4.5-litre Blower的車上使用的圈數計數器(lap counter)是從巴黎的撞球室中拆出來的部品,或是座艙內的維多利亞式開關零件,想必找到一模一樣的素材並不是理想的解法。螺絲與螺帽的問題可能比較小,這些零件是採用公制單位,內裝使用的Rexine皮革也仍然有管道可以取得。
 

圈數計數器(lap counter)是從巴黎的撞球室中拆出來的部品,要找到一樣的部品估計是天方夜譚。
所幸螺絲等金屬零件都還可以用金屬加工的方式製作出來。

突然之間,只有兩年的打造限期看起來似乎有點強人所難,同時我們也可以開始理解到為什麼這種任務需要交付給工藝頂尖的Mulliner來處理,而150萬英鎊的基本售價…現在看起來似乎是一個世紀大優惠。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分享此文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