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游記-廣州到Wörthersee桑旅12000km朝聖行

圖/ Chun EnZo Ho Photography、Jeffery Li、Calven Song、廣州KGO、上海大眾原廠

每年五月在奧地利Wörthersee湖畔Reifnitz舉辦的GTI 聚會,可以說是VAG車迷的人生目標之一。歐洲大陸的VAG狂迷,都會從四面八方奔赴奧地利,所以說在這裡看到掛著芬蘭或俄羅斯牌照的車並不稀奇。

MF0C6106
可是今年的GTI聚會,卻來了一位令車迷們駐足圍觀、掛著藍色車牌的稀客。

說到”桑旅”,臺灣的讀者可能比較陌生,這是中國大陸對上海大眾桑塔納(Santana)旅行版的簡稱。20世紀70年代末,在中國的政策推動下,擁有汽車生產經驗的上海汽車率先與德國Volkswagen在1984年完成談判,雙方各以50%資金在上海成立上海大眾汽車有限公司。其實在談判早期,德方建議的車款是國民車Golf或定位更高的行政車款Audi 100,但中方提出的要求則是要定位滿足公務商用、計程車和家用車要求的車款。Passat B2從歐洲本土的用車習慣來說,處在家用過大、商用定位略低的尷尬局面,但在巴西、南非等發展中國家很受歡迎,而且非常符合中方要求。最終,上海大眾引進當時即將改款的Passat B2車型,更名為Santana 桑塔納生產。

Santana
以Passat B2為基礎的上海大眾桑塔納。

1992年上海大眾引進了Passat B2 Variant,以桑塔納旅行車之名推出市場,這也是中國第一次生產旅行車。在這個用車文化還在起步階段的國家來說,德國VW和上海大眾並沒有對銷量寄有太高期望,引進目的只是為了擴大產品線。但”桑旅”超大載物空間吸引了不少人成為車主,銷量遠超上海的大眾估測。桑塔納憑著耐勞耐用、維修簡便等特質下,很快就成為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家喻戶曉的中國第一代國民車。透過與巴西Volkswagen的合作,上海大眾更開發了桑塔納2000、3000等衍生車型。而”普桑” (桑塔納標準款,泛指外觀與Passat P2無異的桑塔納。桑塔納2000和3000都有在外觀上重新設計) 隨著在時代的進步,之後幾次的小改款加入了電子燃油噴射、ABS、MP3音響主機等現代化標配,在外觀沒有大改的前提下一直生產到2012年 (旅行版到2009年),”普桑”才結束了這段光輝歷史。

擁有桑塔納,走遍天下都不怕。

FIRST CKD
這句話是1987年上海大眾桑塔納的廣告語。在22年後的今天,”桑旅”出現在奧地利Wörthersee,更是對這句廣告語的強烈印證。

車主Jeffery Li從求學時期考到駕照之後就開始了玩車之路。在這輛”桑旅”之前Jeffery有一輛一汽大眾捷達 (Volkswagen Jetta II 的中國車型),由於種種原因Jetta 需要報廢。Jeffery在玩捷達的時候就已經很喜歡”桑旅”,生產周期末期的桑旅也比較符合中國現行的舊車法規,Jeffery 在2017年遇上這輛車就馬上入手。Jeffery和友人Calven Song兩位大男孩早就有開車遊世界的這個念頭,礙於在現實中家庭、工作和資金等原因一直沒能付諸實現。一次偶然的聊天中看到其他人長征的影片,兩人一拍即合,便開始計劃實施這一個夢想之旅。

MF0C6264
車主Jeffery Li、同行好友Calven Song 和廣州KGO改裝團隊負責人得哥。

這趟朝聖之行,Jeffery和Calven從半年多前就開始準備。畢竟這不只是一輛老車,而是配備氣壓懸掛、低扁平比輪胎和”炸胎” (近年流行的一種視覺系改裝風格,使用比輪胎闊的輪圈)的改裝車,這樣的設定並不利於長途旅行,特別在路況較差的情況下,氣壓懸掛和低扁平比輪胎比彈簧懸吊和一般輪胎設定的損耗更大。半年來KGO 改裝團隊的負責人得哥全力協助準備,對全車的機械件進行全面的檢查,並按以往修車經驗列出一大串零件列表,包括修車工具、氣壓懸掛氣嚢、適合尺寸的備胎、甚至中國版桑塔納特別規格的螺絲,德哥都為他們準備了一車份的後備零件,並將更換和維修步驟拍成短片。Calven 坦言在未知路況、擔心在俄羅斯或東歐無法用英文溝通的情況下,如果沒有KGO團隊的協助,他們絕對不敢開著這輛11年的改裝桑塔納離開國門。

001
越過中國內蒙古滿州里口岸,就進入語言不通的俄羅斯國境。

Jeffery用了三個月計劃行程,此行將安全和時間 (因工作請假時間有限)為優先考慮因素。

啟程,他們先將車從廣州運到長春,再從東北進入俄羅斯,跨越整個俄羅斯後經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捷克抵達奧地利南部的Wörthersee韋爾特湖畔小鎮Reifnitz參加GTI聚會,之後再往德國進發前往Volkswagen總部Wolfsburg狼堡,最後從德國北部港口城市Hamburg將車經海運運回中國,兩人再乘搭飛機回國。

每日駕駛時數超過10小時,只有到大城市才作2-3天停站,到德國漢堡總行程約14,000公里。Jeffery 表示歐洲大城市距離相對比較短,網路上資訊也比較多,歐洲的行程並沒有太大的困難;困難是在橫跨歐亞大陸的俄羅斯境內:俄羅斯地廣人稀,很多情況下不可能趕到大城市休息,中小城市能查到的資訊相對也比較少,因此俄羅斯的行程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去安排和調整。慶幸現今網路和社交平台發達,一路上有很多車友在instagram關注他們的故事,也在行程中提供了很多幫助。而獨力完成俄羅斯路段駕駛工作的Calven 表示,在俄羅斯的路段路況差劣程度遠超他們預期,在旅程不到8000公里時便需更換輪胎。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找一般的輪胎店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要找一間會 ”炸胎” 工作的輪胎店。這件事也是靠俄羅斯的車友從網路上提供資訊才得以解決。還好這輛桑塔納主要還是機械結構,在沒有大故障的情況下,歷時21天平安抵達Reifnitz。

003
幅員遼闊的俄羅斯,離開城市後仍有不少未鋪裝路段。
004
005
006
俄羅斯的路況遠超Jeffery預期,還沒出俄羅斯國境就需要更換輪胎。幸得俄羅斯車友協助找到會處理”炸胎” 工作的輪胎店。
016
獨力完成俄羅斯路段的Calven在莫斯科紅場前。

這段旅途中,Jeffery和Calven中遇過很多趣事,從中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暖:在剛進俄羅斯的時候,高速公路途經的餐廳餐牌上只有俄語,甚至洗手門口的標示也只有俄語,慶幸路上有不少懂英文的陌生人主動上前提供幫助。甚至一位波蘭華沙的車友,從旅程初期就和他們聯繫,並盛情邀請兩位到家中過夜,抵達以後車友全家人熱情款待。Calven笑言,這種事在亞洲或其他地方基本不會出現,在民風純樸的東歐他們才敢在陌生人家留宿。在抵達車聚會場後,還遇上一位本地老人,拿出5歐元交給他們,因不懂德文,經過一番溝通才明白老人很欣賞他們的壯舉,想資助他們一點油錢。在Reifnitz聚會會場,Jeffery和Calven也受到很多車友的歡迎和祝福,筆者在車聚會場陪兩人閒逛時,一路也有不同車友和車會要求與兩人合照並致送紀念品。

008
013
014
012
途經之地受到不少車友歡迎,連警察也要抓他們…一起合照!
010
MF0C6217
Wörthersee GTI車聚主展台會介紹現場比較特別的改裝車,這輛遠方來的客人自然也會成為明星。所到之處都有不少人圍觀。
015
在Wörthersee GTI車聚現場受到BBS原廠邀請,在車聚行程後前往BBS總部參觀。

Jeffery和Calven在Reifnitz感受到不一樣的車聚文化。他們覺得,現在中國國內的車聚規模和作品不一定比歐洲的差,但目前中國的車聚,大部分還是只有車友參與,車輛在會場裡主要也只是展示目的;而在Reifnitz,很多車主都是帶上三五好友或全家總動員遠途而來,不只是為了參加車聚,而是人和車來一次旅行,這個活動只是他們假日生活的一部分。會場裡人與人的關係因為車而拉得更近,車主都願意分享自己和車的故事,不管是車主、車迷還是當地居民都能圍在一起談天說地,會場內的氛圍像是一個大的嘉年華會。

雖然是GTI車聚,其他車型依然歡迎入場,而且相互尊重。

當然,相比汽車文化還在起步階段的華人地區,歐洲辦這樣的車聚容易得多,畢竟車在歐洲是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基於他們深厚的汽車文化根基以及經過幾十年沉澱的聚會文化,才有今天的成果。在港澳臺和中國大陸,還需要我們這些車迷以自律和態度,打造一個更好的車聚環境,這樣才能向社會推廣,讓社會知道,玩車並不是只有飆車和擾民,而是一種文化。相信以現在圈內的能力,車聚規模追上歐美日本指日可待。

MF0C6158
MF0C6166
<<想說些什麼嗎?歡迎加入Channel-auto汽車頻道社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